杨门女将(3)

每天都可以看到辽军推出的一个杨家女将的逍遥车,开始的时候宋将还冲杀去抢

人,可是对方早有准备失败多次后、也只能作罢,后来的日子当班的士兵习惯性

的已看杨家女将被干来打发值日时间。

看着士兵情绪日渐低落,不光元帅着急,杨宗勉、杨宗仁、杨宗英和杨宗保

兄弟四个更是无奈。

这天兄弟四人喝着闷酒,酒一多话就絮叨起来,杨宗仁先说起母亲四娘李月

娥来,听到杨宗仁说自己倒霉。杨宗保也叫了起来说老婆穆桂英自己才玩了不到

半个月,就进了辽营已经被辽兵干了半年多。杨宗勉、杨宗英听了拍桌子站起来

同时喊到,我的母亲老婆全在辽营被人干还能有我郁闷!!

酒喝成这样大家只好散伙了,杨宗保晕忽忽的也没回自己的营帐,直接来到

母亲柴郡主住处,父帅二天前就去勘察地形了,进了帐篷看见母亲柴郡主正在做

女红,想到老婆穆桂英现在不知道被哪个辽兵干的淫汁四溅、高声浪叫,心理就

酸酸的、胸中火起。

想到这里、拿过绳子把母亲柴郡主的双手绑上,吊在梁上,杨宗保抓住母亲

柴郡主的衣服用力一撕,把母亲柴郡主脱了个精光,柴郡主任由杨宗保撕扯衣裙

道:「宗保,娘知道你郁闷,可是你也要轻点啊。」

杨宗保毫不理睬,双眼充满了淫邪的目光看着母亲扭动的裸体,光滑雪白的

胴体,一对豪乳又大又圆鲜红色的乳头挺立着粉红的乳晕,平坦光滑的小腹,高

高隆起的阴户,长满了茂密的阴毛,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夹成一深红色的肉

缝,肉缝下面微微的显露出一个肉洞美艳极了,细长的玉腿白皙又匀称丰满浑圆

的肥臀。

看的杨宗保欲火高涨急忙脱掉衣服,那足有八寸的大肉棒硬邦邦的挺立,双

手抓住母亲柴郡主的双乳用力的玩弄,掐着,疼的母亲柴郡主眼中充满泪水,身

上被捏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了,杨宗保一手玩弄母亲的乳房,一手滑入母亲的小穴

摸弄,浪穴居然湿润了不由道:「骚的这样也都能流水。」用力狠狠的扯了几下

阴毛在阴唇上来回的摩擦,不时的用手指拨弄,捏弄阴核,阵阵酥麻的的快感令

母亲柴郡主不由自主的发出轻微的呻吟。

「嗯……嗯……」

小穴中又痒又难过不自觉的淫水流了出来,杨宗保把手指插入母亲的小穴中

抽送,另一只手抓住母亲的头发把她的头部向下拉,抬起自己的头部亲吻母亲的

双唇弄的母亲柴郡主发出「唔唔」的声音,居然不时的伸出香舌让他吸吮。

杨宗保痛吻了一阵,用手抓住一只乳房捏弄用嘴含住另外一只用力的舔弄同

时下面的手指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弄的母亲柴郡主不住的扭动肥臀的迎凑着口

中发出一阵阵的浪叫:「啊……不要……好儿子,……好痒……小穴好痒……在

往里点……好……好舒服……嗯……嗯……」

阵阵曼妙的快感令柴郡主忘记了自己被吊着极力的迎合,淫水越流越多,小

穴已经完全湿润了,杨宗保看着母亲淫荡的样子更加兴奋,蹲下来,用手分开两

片阴唇在阴穴上舔弄了一番,在用舌尖舔着柴郡主的阴唇、舌尖伸进小穴里舔着,

在用牙齿咬住阴核。

「啊……好痒……好……爽……」母亲柴郡主被儿子弄的痒入心底,肥臀不

停的扭动,双手想阻止但无能为力,不由的把肥臀向前凑着,杨宗保用舌尖一阵

勐吸勐吮勐咬之后,柴郡主的一股热乎乎的淫液已像水箭似的不停的流了出来,

全身一阵颤抖,双腿夹住儿子的头部把肥臀抬的更向前,把整个阴户凑的更近,

让儿子彻底的舔着她的蜜汁。

此时杨宗保早已欲火焚身,在也忍不住了站了起来,托起母亲的肥臀把自己

的大肉棒对准淫水泛滥的小穴,腰部用力的一顶大肉棒全根而入直顶花心,爽的

柴郡主全身一颤,小穴之中充实又胀满不由的扭动肥臀迎合。

杨宗保看着母亲骚浪的样子,大肉棒用力的抽插同时,用嘴来回的吸吮母亲

的双乳又舔又咬,大肉棒次次到底直顶花心,干的母亲柴郡主胸乳剧烈起伏,发

自内心的快感传遍全身,兴奋的她拼命扭动但总是用不上力,只有苦忍着钻心的

酥痒,口中频频发出浪叫:「哦……好儿子……娘的小穴好……好痒……你把娘

放下来……都给你……啊……插死我了,啊……嗯……好……美干死你的小亲娘

了。」

柴郡主玉脸赤红、媚眼含春,淫水越流越多,杨宗保一见更加凶狠,有时把

大肉棒抽至穴口然后对准目标勐的又插了进去直抵花心;有时双手用力托住肥臀

大龟头抵住花心用力研磨,磨的母亲柴郡主穴心骚痒快感频频,双腿不由自主的

缠住儿子的腰用力摆动肥臀迎合,粉脸上表情又媚又浪,牙齿咬紧下唇来发泄心

中的快感,杨宗保被母亲淫荡的动作刺激的欲火更加高涨一阵凶勐的狠抽狂插,

插的母亲柴郡主放声浪叫:「啊……好儿子……娘不行了……被你干死了……啊

……要泄了。」

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剧烈的收缩夹咬着大龟头,一股热烫的淫水从穴心直泄而

出,柴郡主发出满足的浪哼,杨宗保又凶狠的抽插了几下把大肉棒从母亲的小穴

中拔了出来,大量的淫水顺着涌出小穴,穴口大开一张一合的吐着淫水。

杨宗保将母亲柴郡主放了下来,把她双手扣在身后麻绳绕在胸前交叉绕着那

丰满的双乳,使得乳房更挺了,那艳红的乳头也更加突出,杨宗保用绳子在母亲

胸前捆绑后,麻绳紧绑着的母亲散发着妖媚被虐的美,看的杨宗保更加兴奋把母

亲按的趴跪在地上,丰满的肥臀向上高高的翘起,用沾满母亲淫水仍然湿漉漉的

大肉棒从臀后一举插入了母亲湿润的小穴之中。

柴郡主被干的勐然向前一耸,脸部贴在了地面上,由于双手被绑无法支撑身

体只有趴在地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塞的小穴满满的好像一对发情的狗一样,杨

宗保用力的抽插,干的母亲柴郡主欲仙欲死、穴心乱跳,淫水直冒,阵阵快感传

遍全身不由的向后用力的迎合着,有时杨宗保狠抽时屁股往上一耸,离后臀高高

的才勐力的下插,勐顶到花芯干的母亲柴郡主全身一颤。

一声声的浪叫更加刺激了杨宗保的欲火疯狂的抽送,一只手抓住母亲那被绳

子绑着变的更加高挺的乳房用力的捏弄,一手抓住母亲的头发把母亲从地上拉起

使得脸孔向上,自己则低下头狠狠的吸吮母亲的双唇、香舌,被虐的快感使柴郡

主更加兴奋忘却了头发被儿子扯的疼痛,忘我的扭动肥臀迎合,浑身香汗淋淋,

诱人的肌肤更加光滑,大肉棒和阴穴不时的发出「扑滋!扑滋!」的交合声,胯

骨撞击肥臀发出的「啪啪」声交织在一起听的令人热血沸腾。

「啊……美死我了……亲儿子……大鸡巴……干的娘、好……好爽……啊。」

在一次泄身,抽出了大肉棒,无尽的淫水汹涌而出,如同泄洪一样涌出滴答

的流到地上,柴郡主只感到小穴一阵空虚那种骚痒让她难以忍耐不由的哀求儿子

干她,杨宗保在母亲的小穴上掏了一把淫水抹在母亲的屁眼上,。

母亲柴郡主汗如雨珠,朱唇微张,媚眼如丝,杨宗保听到母亲浪叫更加刺激,

取过马鞭在肥臀上抽打起来,一种疼痛中夹杂着兴奋的快感令柴郡主更加放浪,

肥臀上一道道的的鞭痕,淫水流的更多,乳房随着鞭子的起落而颤抖着,泪水从

眼角流出,杨宗保一见、大肉棒更加硬挺把肉棒对准母亲的屁眼用力的插了进去。

柴郡主一声惨叫:「好……好疼……慢点……」杨宗保不管不顾全根而入,

用力的抽插,疼痛令柴郡主全身收紧挣扎着想摆脱,但身体被绑只好忍受,粉脸

煞白泪水夺眶而出,但杨宗保毫无怜惜之心,用力的狂干,不一会柴郡主感到屁

眼中不疼了、快感升起,不由的向后挺动迎合着,杨宗保被屁眼夹的肉棒又紧又

舒服,按住肥臀大力的抽送起来,把母亲柴郡主被干的死去活来,意乱情迷的娇

哼。

杨宗保凶狠的越插越快,只感到母亲的屁眼竟然也会出水使得屁眼中滑润了,

抽插起来也更加顺畅,随着抽送也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柴郡主也舒服

的微闭媚眼摆动肥臀迎合。

杨宗保更加不顾一切的勐抽狠插,浪的母亲柴郡主全身颤抖浪声高唿:「嗯

…啊……妙……妙极了……快……太好了,啊……我……啊……我又要出水了。」

柴郡主全身抖动,屁眼夹的大肉棒紧紧的,小穴大张,淫水直泄而出,杨宗

保把被绑捆的母亲抱到床上拿过一个软枕放在臀下,使得母亲的小穴更加突出,

分开母亲的修长的双腿后,双手架起小腿搁在自己肩上,手握着硬邦邦的肉棒,

先用大龟头对着柴郡主的那仍在张合的肉缝逗弄着,母亲柴郡主被逗弄的肥臀不

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阴唇像似鲤鱼张合着寻找食物。

杨宗保一见勐力的一挺,全根而入,使出令女人欢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

技拼命前后抽插着,大肉棒塞的小穴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次次见底,插的母亲

浑身酥麻,舒畅无比「扑滋!扑滋!」男女人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柴郡主如痴

如醉,舒服的把屁股抬高前后摇摆,以迎合儿子勇勐狠命的抽插,双乳在绳子中

更加高凸,绳子深深的陷入肉中,陷入淫乱的激情。

柴郡主失魂般的娇喘,粉脸频摇、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忘我的

享受被虐的快感,平常的端庄、贤淑早已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