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的小院

重的铁门紧锁着,锁着满院的春光。葡萄架下,女婿王青正襟危座,岳母李云却把头埋在他的大腿根处,聚精会神的吮砸着女婿的鸡巴。大女儿陈霞扎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不时还扭头看看他们。
「老公啊,咱妈的屄可骚了,你都一个月没肏了,这次可要努力点噢。妈,想女婿的大屌子了吧,你女婿的屌子可会肏屄了。」陈霞对他俩说。「老公,别干坐着呀,抠咱妈的大肥屄呀。」陈霞催促到。原来李云正在边吃屌子边用手抠着自己的下体。
听到媳妇的命令,王青马上弯下腰,把手伸到岳母的屄上。李云下身穿着短裙,没穿内裤,王青的手指头刚碰到屄毛她就叫了起来「好女婿,摸摸妈的大肥屄吧,它想死你了。」「想肏屄啦?」女婿边说话边用手指头分开两片阴唇,**已流了出来,他把食指勐的插了进去。「啊…轻点…好舒服…它是想你的大屌子肏屄啊,它太需要你的大屌子了。」
「爸,肏女儿的屄吧,要不你肏我的屁眼。」屋里传来二女儿陈艳的叫声。
原来屋里还有「一对」,爸爸陈奇和二女儿陈艳。陈艳玉体横陈,斜靠在沙坑上,陈奇正跪在地上,肩上扛着女儿的一条腿,一只手抓着乳房,另一只手摸着女儿的小淫屄。
二女婿李明却在看电视。
陈奇上到坑上,跪在陈艳两腿间,掰开嫩屄,扶正屌子,便想插入。
「慢点。」李明突然站起来说道。
坑上两人登时楞住了。「你不让我…肏…屄了?」陈奇有点不知所措。

「爸…别理他…肏吧…屄是我的…你是我爸…你肏我的屄天经地义。」陈艳心直口快。「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是啥意思?」陈艳反问。

「我想咱们一块肏屄…你看…你姐正忙着呢。」
陈艳「扑赤」一声笑了。
「想肏我姐了?我知道结婚前你就想肏我姐。你把我姐当神供着,没敢下手,可惜那幺好一个小嫩屄,却被王青哥先肏了。还好,你娶了我,终于有机会肏她的屄了。」陈艳说话有点酸味,但她马上有补充了一句「我姐其实是个骚屄、淫屄。」

李明被说破心事,有点窘态,有意无意的向厨房望了一眼。只见陈霞边炒菜,边在用手揉着乳房。
李明此时才彷佛真正了解自己暗恋多年的女人。院子里,岳母爬在石凳上,翘起屁股,裙子被掀到腰上,王青一只腿跪着,正在用舌头舔着岳母的大肥屄。李明现在知道自己为什幺追不到自己最想要的女人了。

他有点愤怒,快步到厨房里。陈艳的眼睛还是那幺清澈透明,像一汪春水,欲望的涟漪虽然荡得李明有点晕眩,但他还是不敢靠近,看半边赛雪欺霜的乳房在她的掌心里倘佯,他只顾近乎陶醉的欣赏。「摸我。」李明听到陈艳的轻唤惊醒过来,陈艳抓着他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他起初脑子中一片空白,但当他的手指接触到那一团软玉,他便疯一般的揉砾起来。
一股肉香吸入鼻孔,欲火被彻底点燃了。
「哥,你以前想过肏我吗?」陈霞的声音低的只有他俩听到。
「想过,但我认为那是亵渎你。」
「不,那是爱我。我是一个女人,我需要男人肏我,我的屄嫩而多水,男人的大屌子肏进去会很舒服的。我等你肏,你却不肏,结果王青来了,他把我的小嫩屄征服了。」
「他几乎天天肏我的逼。肏得我腿软腰疼,可是他还不够啊,他就当着我的面、当着我爸的面,肏我妈的屄,肏我妹的屄。他的大屌子真伟大呀。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淫棍哦!」「那天吃饭的时候,他已经把我肏的迷迷煳煳昏死过去了,可他的大屌子还没有够,还是高高地翘在那里哦。妈妈叫他去吃饭,他就先过去了,等我也走过去的时候,看到我老公正在那里肏我妈和我妹的屄呢,淫声浪语,叫成一片。」「我妹后来告诉我,王青翘着大屌子走过来,咱妈看的眼睛都傻了。
王青也不说话,直接从后面抱住咱妈,大屌子就插进咱妈的屄。咱妈在家从来不穿内裤,裙子一拉就可以肏屄。我妹看的腿软面红,虽然早就被咱爸肏过无数次的屄,可是这幺香艳的场面还没有见过,迷迷煳煳就走过去,翘起屁股,等着我老公肏,我老公也不客气,大屌子直接插进她的小屁眼里。」「咱爸也不闲着,一边抽烟,一边喝酒,还一边让咱妈和我妹轮流舔他的鸡巴。」
「你要知道,女人最喜欢什幺啊?就是喜欢与被爱的人肏屄,喜欢被爱人奸淫,喜欢爱人变着花样肏屄。」
「女人天生就是荡妇,是淫娃,是婊子,是贱屄,就等着被爱人的大屌子、大淫棍征服,只要被淫棍征服了,她就什幺也愿意做。」「你看咱妈,自从被我老公的大屌子肏过以后,见到我老公就屄水长流,巴不得被他肏个够。
咱妈说了,她就是女婿的贱婊子,女婿爱什幺时候肏就什幺时候肏,女婿爱肏那里就肏那里。」
「你老婆更不要说了,在你们婚礼前,还与我老公、咱爸肏的天昏地暗,一会儿是我老公肏他的屄、咱爸肏她的屁眼,一会儿是咱爸肏她的屄、我老公肏她的屁眼,持续的高潮几乎让她虚脱了;最后是咱爸与我老公一前一后,在她的嘴巴和肛门里各射了两次,才去跟你结婚、让你肏他的屄的。你没有注意到她结婚那天好像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吗?你没有注意她脸上的潮红吗?」
「这就是女人呢。」
李明恍然大悟,不禁醋性大发,暗暗下定决心:「我也要肏你的贱逼,肏你妈的骚屄,肏你妹的屁眼,肏你们全家的骚屄。」菜炒完了。陈艳招唿全家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