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第309章 雨又萧萧

  片刀一般都是用砍的,往肚子里直接捅的很少,一般人不这幺干,这样容易出血过多出人命了。

  黑胖子两眼发直,看着眼前的兄弟直直的倒下去,吓得哆哆嗦嗦的,刚才的霸气烟消云散了。“兄弟,你,你是谁啊?你知道我是谁,我是,我是马猴子的大侄儿,我叫马……”

  “麻痹的!”季扬骂着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刀就要往里面续。

  “你***谁啊?敢捅我们马太子!”旁边一个混混喊了一声。

  “我季扬不管你***是谁,你***就是马猴子今天也不好使,你***犯了我了……”季扬话音刚落,片刀直直的捅进黑胖子小腹,随后拔出来又是一刀。

  黑胖子啊啊两声惨叫,手捂着小腹满地打滚:“啊,杀人了……杀人了……”

  季扬不慌不忙的把衬衫撕开一条下来,擦了啊刀柄,然后冷笑的把刀一扔,回身拉起已经木讷的柳贺,看了看把她的牛仔短裤提了上去,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两手把她下面的拉锁拉上了。

  柳贺都吓傻了,脸se擦白,嘴唇哆哆嗦嗦的,浑身都在颤抖,季扬去拉她,她根本都迈不动步了。

  季扬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回头冲已经木讷的混子说道:“快点送医院,还***死不了……”

  剩下三个混混如梦初醒,忙掏出电话联络着,季扬抱着柳贺快步的走出了胡同。

  季扬也犯愁了,他倒不是因为捅了马猴子的人犯愁,前几年经常捅马猴子的手下,犯愁的是把柳贺抱到哪,自己不能真糙了她,这女的,胸跟屁股都没达到自己想要的要求啊。

  季扬不禁一阵头大,她要是再过两年,扎跟屁股再大点就好了,现在都没啥肉……

  ……

  季扬走了好一段,随后摸出电话打了出去。

  那边响了一声:“谁啊?麻痹的大半夜的……哎呦,是季哥啊,季哥您吩咐……”

  “糙!别整没用的,借我辆摩托车,为在环路这边呢……”

  ……

  不到十分钟,一个三十多岁的黑小子骑着一辆大船踏板过来了。

  他摘掉头盔,一个大黑脸,眼睛不大,脸盘方方正正的,鼻子塌陷,而大嘴不小,牙齿倒是雪白。

  他身高有一米八五了,长得也是异常的魁梧,季扬是肩宽腰瘦,一身的肌肉,这小子是一身的横肉,跟马小河差不多的了。

  他笑着停下了摩托,见季扬满脸是血,在墙犄角还哆哆嗦嗦的蜷缩着一个女生。

  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

  “季哥,你……你这是咋的了?”这人忙掏出烟递给季扬一根,随后给他点着了,又看了眼墙角那蜷缩着的女生。

  “不是……小桃妹子……”这黑小子小心翼翼的问。

  “糙!什幺眼神啊你!”季扬抽了口烟,白了他一眼。

  “咋回事啊季哥,你跟谁干架了?”黑小子又问了一句。

  季扬瞥了他一眼说:“没事,跟他妈马猴子的小侄儿掐了一架,让我捅了三个。”

  “我靠!季哥,你真不够意思,干架也不通知兄弟们一声,咋的季哥,咱还跟他马猴子掐啊!我现在就张罗人,干***!”

  咳咳……

  季扬咳嗽了两声,皱着眉说:“黑子,你消停会!让弟兄们都过点安生ri子,我这回是个意外,我告诉你,以后好好过ri子,别几把再跟这些人掐了!”

  黑子咧咧嘴,看着季扬满脸血有些心疼:“季哥,你当初不混了,手下大半兄弟都散了,留在尹胖子身边混的,其实也都是看在季哥你的面子上,只要你季哥说一声混,兄弟们还能回来,谁***不听你的,我弄死他……”

  “我糙!黑子,你咋还拿逼样啊!进去一年大狱还没洗心革面咋的?行了!消停会!”

  季扬抽完了烟,接过了黑子的车钥匙。

  黑子看了柳贺一眼,晃动大黑脑袋,露出一排大白牙说:“季哥,这是……是小嫂子?”他故意用了个小字,因为柳贺跟季扬一比,也的确小了些。

  “我妹子……”季扬说说了一句,又转头让柳贺上车。

  柳贺木愣愣的答应了一声,点头,腿脚有些不利索的想斜着坐在季扬的车后面。

  季扬淡淡说道:“一会儿车速可快,你这样坐着不行,骑上去!”

  “啊?”柳贺愣了愣,感觉自己大腿分开有点……不过还是分开大腿骑了上去,这一晚上她经历了不少,不过感觉这一切都值得了,因为此时季扬就在她身边了。

  季扬回头冲黑子说:“你打车回去,对了,明天有啥动静,记得告诉我一声……”

  黑子点头道:“季哥,你就放心,啥时候需要兄弟们干马猴子,兄弟们就能再聚集起来……”

  黑子跟季扬挥手告别,季扬按了按大船摩托车的喇叭算是回应,随即车灯打开,照清楚了路面,不久就跑到了一百二十迈……

  四周的楼宇呼呼的朝身后飞窜着,这车速还在加快。

  柳贺整个人都趴在季扬的肩膀,她从来没坐过这幺快的摩托车,感觉自己的心都提了起来了……

  忽悠忽悠的都像是要飞了一样,不禁头紧紧的贴着季扬的后背,两手死死的揽住季扬的腰。

  妞儿有很多种方法,而有一种便是这种速度与激情了。

  • 上一篇: 白领丽人 全集
  • 下一篇: 扬州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