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美女大学生被十七个民工轮奸【完】 (作者



傍晚,市郊的一幢刚刚建成的住宅楼内,各种装修的声音此起彼伏。四个
大学生就住在四楼的一个两居室内,这是她们一起租的房子,因而没怎幺装修,
自然也要比别的住户入住要早,这楼内目前只有她们一家住户。她们对环境的嘈
杂早已适应,所以生活得十分舒适,并没有觉得十分烦恼,可是正是这一切,正
在把四个年轻美丽的女孩拉入黑暗……

「咚咚……」有敲门声响起。

「谁啊?」雨薇走向门口。

「楼下装修的。楼下漏水,想来这里看看是怎幺回事。」

「那进来吧。」雨薇丝毫没有起疑心,把门拧开了。

当第五个人进来的时候,她终于察觉其中的异样,可是已经太迟,一把刀子
已经横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眼睁睁地看着十七个民工走进了她们的屋子。最后一
民工狞笑着关上了房门……

接下来有几个人走进了屋内,晓雯和雅仪正在为连续剧中的主人公命运担心。
可是真正应该被担心的,恰恰是她们自己的命运才对,还没等她们对于闯入做出
反应,她们的嘴已经被捂的严严实实。

「只有三个,还少一个给弟兄们啊。」一个光头对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说。
刀疤什幺也没说,只是指了指浴室的灯光,光头立刻会意地笑了……

「光头,你带九个人到那个屋里去把那两个女的给分了,小黑和你那三个弟
兄就呆在客厅,阿龙阿庆跟我走!」刀疤说完,就脱光衣服走向了浴室。

浴室内的婉莹由于淋浴的声音和门外雨薇所玩的游戏中的伴音声音都很大,
根本没有感觉有任何异常。她正在清洗那令自己十分骄傲的身体,沾满芳香沐浴
露的双手正在那美丽的身体上滑动。

她的双手首先轻轻地由脖子滑落至双乳,藉着沐浴露的湿滑在乳房上轻轻地
揉捏着,乳房受到双手的压迫而抖动着,也努力地变换着形状,在双手的擦洗下,
她的双乳更加挺立,两个可爱的乳头也慢慢变硬了。她的双手又顺着肌肤滑落到
腹部,原本乾燥的阴毛被水湿了之后,紧紧地贴在阴道和大腿的内侧,遮住了阴
部的那条动人的裂缝,接下来她满是沐浴露的双手在阴道上轻轻的一滑,阴道和
阴毛随即粘上了很多的沐浴露,接着屁股上也粘了不少的沐浴露,她轻轻地擦洗
着阴道和屁股,就这样,她用心地缓缓擦洗着她的胴体。与此同时,邪恶的脚步
正在一步步接近这沐浴中的美女……

「咣!」浴室的门被用力推开了,由于屋里住的都是女孩子,婉莹并没有锁
上浴室的门。听到有人推门,她以为还是调皮的雨薇。她用手接了一些水准备教
训一下雨薇,就在她回头的一刹那,她惊呆了!

她面前站着三个赤裸的陌生男人!!!

她立刻惊叫了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雨薇……救救我……救命啊…
…」刀疤淫笑着,一步一步接近了一丝不挂的她。

「你叫吧,现在马上就他妈是晚上了,装修的声音又那幺大,这里又没有住
的人,看谁来救你,我劝你还是好好地陪老子爽一下吧。」刀疤一边说一边继续
逼近无助的婉莹。

「你们要钱我给,求求你,别过来,我给你们钱……」婉莹被刀疤逼到了浴
缸的角落。她想让这些恶狼停下邪恶的脚步,但,那是不可能的。

「老子要的就是你!」伴随着婉莹的尖叫,刀疤向她猛扑过去,将她按倒在
浴缸中。婉莹的抵抗由于浴缸的湿滑毫无效果,反而更激起了刀疤的兽性,他把
婉莹压在身子底下,用他充满恶臭的嘴去亲吻婉莹性感的双唇,他的双手则移向
了婉莹高耸的双乳。婉莹拚命地躲闪着不让他吻住自己,可是当他的双手抓住婉
莹的双乳时,他的嘴唇最终吻上了婉莹的双唇,夺走了她没有给予任何追求者的
初吻。

「呜呜……啊……呜……」被吻住的婉莹仍然在呼救,可是别人根本听不清
她说些什幺。

刀疤的口臭让婉莹简直要昏过去,可是来自乳房的剧痛却使她不得不回到现
实中来,刀疤的手正在婉莹那引以为傲的双乳上肆虐,他用力掐、捏、挠着婉莹
的乳头,婉莹的双乳在刀疤的用力之下改变着自己的形状。然而刀疤丝毫没有怜
香惜玉的意思。他双手的力气越来越大,彷佛把婉莹的双乳当成了两个皮球一样。
婉莹的痛苦只有她含糊不清的喊声能表达:「啊……呜……呜呜……呜……啊…
…啊呜……」

过了一会,刀疤的双手终于从婉莹的双乳上拿开了,他的臭嘴也从婉莹的双
唇离开,婉莹终于可以清晰地说出字句了:「不要……求求你……啊……救命啊
……救我……」

刀疤满意地看着身下惨叫着的美女,又扑了上去。他的牙齿咬住了婉莹已经
变硬了的左乳,左手继续蹂躏婉莹的右乳,而他罪恶的右手则缓缓伸向了少女的
禁地。

「啊……不行……痛啊……」来自左乳的剧痛使得婉莹的眼泪夺眶而出。可
来自下体的警报更让这个美丽的少女浑身颤抖。

刀疤的右手在少女美丽的下身肆意摩挲,可爱的肚脐、光滑的大腿、丰满的
屁股他都没有错过,最后他的双手停在了那一片神秘的森林。刀疤开始用自己的
右手探索婉莹紧窄的阴道。

「求你……快拿开……不行啊……啊……」婉莹无助的叫喊丝毫没有效果。

刀疤一边感受着来自左手的快感,一边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慢慢插进
了婉莹的阴道,来自指间的温暖让他血脉贲张,更让他难以抑制自己慾望的是,
他的手指遇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

「还是个处女呢,哈哈哈……」刀疤将嘴从婉莹的左乳移开,说出了一句话,
可那淫秽的笑声在婉莹听来几乎等于死神的声音。刀疤的右手开始轻轻的抽插,
婉莹的禁地从大阴唇到处女膜都感受到了这个非法入侵者的刺激。刀疤已经能感
受到身下这个青春美女的微微颤抖。

「别……不要……不……求你……啊……不行……救命……」

随着刀疤手指的抽插,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冲击着婉莹的大脑,但婉莹知道,
一旦叫出来,他们就一定会更兴奋的,可是一个从没有经历过这种刺激的处女怎
幺能忍受住这种侵犯呢?大约5 分钟之后,从那神秘的阴道里流出了白色的黏液,
并且随着刀疤的动作越来越多。婉莹紧咬着牙关,力争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可是
身体的反应已经给了刀疤足够多的信息,他已经无法忍受了,胯间的阴茎由于兴
奋已经胀成了紫黑色,他准备开始强奸身下的美丽处女了……

「阿龙,抬起她的左腿!」看见阿庆迫不及待地在婉莹的双乳上发泄着,刀
疤把那边也已无法等待的阿龙叫了来。自己则把婉莹的右腿架在了右肩上。婉莹
已经明白他们要干什幺了,开始拚命挣扎,扭动自己的身体。可一个年轻少女怎
幺能敌得过三个慾望缠身的成年男子呢?她的双手被阿龙紧紧按住,一双美丽的
腿被刀疤架在了肩上,婉莹的阴唇已经可以感受到刀疤阴茎的温度了。可怜的婉
莹只能疯狂摆头,可这却是于事无补。

「求你……不要……不能……不可以……放开……饶了我……」婉莹悲戚的
哭叫着,而刀疤则狞笑着看着她。

「不!!!拿开!不!!!救命啊!!!啊……不要……」刀疤的阴茎已经
攻破了婉莹阴唇的防御,开始在婉莹的阴道里长驱直入了。一旁的阿龙和阿庆已
经等不及了,阿龙大声喊「老大,干了这个处女!」阿庆捏婉莹乳房的手也更加
用力了。

「啊……不……疼啊……不啊……」婉莹尖厉的惨叫证明了她贞洁的象征已
经被刀疤罪恶的阴茎破坏掉了。刀疤的阴茎一插到底,那巨大的阴茎贯穿了婉莹
的阴道直顶婉莹的子宫口。婉莹的身体剧烈抽搐着。似乎无法忍受这种暴力,大
滴大滴的眼泪从婉莹的眼角滚落下来。

可是刀疤没有停止的意思,在夺走婉莹的处女之后立刻开始深深的抽插,丝
毫没有怜惜,每一次冲击都伴着婉莹声嘶力竭的惨叫,每一次冲击都直逼婉莹的
子宫口,每一次冲击都带出处女的鲜血,把浴缸里的积水染成了粉红色。刀疤的
阴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开始用下流的语言表达,让失身的婉莹更加痛
苦。

「操,好爽,小逼真紧,我戳,我戳,我戳,我他妈干死你。」

「痛啊……停下来……啊……不可以……停啊……疼死了……」

「不要钱的处女,我他妈干死你。我操,好多水啊,我干死你个处女」

「不行啦……痛……求你……别……不要……」

刀疤的动作越来越快,似乎身下的婉莹已经昏过去一样,可是婉莹并没有昏
过去,可能她宁愿昏过去也不愿意被人这样强奸。她苗条的身体被刀疤紧紧压在
身下。两条腿被架在刀疤肩上似乎要断掉了。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来自下身的剧
痛,阴道好像要胀破了,残余的处女膜正在一点一点地被阴茎摩擦掉,子宫口一
次次承受着兽慾的撞击。婉莹感觉自己好像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啊……要死了……求……你……停……啊……」

婉莹突然感觉身上的刀疤抬起身来,也许一切都快结束了吧。可是事实并非
如此,刀疤把手按在了婉莹的肚子上。并且非常用力地按了下去。

「妈的这小妞身材真他妈好,你们来按按,我都能摸到我自己的鸡巴。」刀
疤叫到。于是又有两只手伸了过来,可是挤压的剧痛却让婉莹痛不欲生。她痛苦
地喊着:「别……压了……求……疼……疼……啊……」可是却并没有阻止那些
邪恶的手的动作。

「真的!」「老大快点,我忍不住了。」

刀疤开始冲刺了,一遍一遍的活塞运动让婉莹死去活来。她已无法抗拒这暴
力的强奸,能做的只有惨叫和流泪。下身已经麻木了,刀疤的抽插带来的完全没
有快感只有无尽的痛苦。

「啊……我……疼……好疼……轻……慢一点……」

在刀疤不停的抽插中,婉莹感觉有什幺东西从阴道里流了出去。与此同时,
她听到了刀疤恐怖的笑声。「这小妞泄了,哈哈,真舒服,处女就是处女,真他
妈舒服,哈哈哈哈。」刀疤抽插的更用力更迅速了。过了一会儿,刀疤发出了野
兽一般的吼叫,他用力一顶,阴茎顶进了婉莹的子宫,一股液体从刀疤的阴茎射
出,射进了婉莹的子宫。

刀疤把婉莹的两条腿放了下来,自己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就在他拔出已经
软掉了的阴茎的同时,精液和处女血的混合物就从婉莹那大阴唇已经不能掩盖的
阴道口里流了出来。婉莹在他结束之后一直在啜泣,下身的疼痛让她痛苦万分,
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当阿龙和阿庆把她抓起来转身之后,她又看见了那个
她一切痛苦的根源。她惊恐地看着刀疤,不知道他要对自己做些什幺。就在这时,
抓住婉莹的两只手松开了,被强奸得软弱无力的她一下跪倒在浴缸里。

「骚货,现在你就是个破鞋了,痛快过来含着我的鸡巴。」刀疤向她说着,
她拚命地摇头并且向后退,可是不知道何时站在浴缸里的阿龙拦住了她,婉莹被
两个男人夹在了中间。

「快点,不然划你的脸,不许咬,妈的。」阿庆拿起了一把一直放在一旁的
匕首威吓已经失身的婉莹。婉莹无可选择,只好忍辱将那沾满自己处女鲜血和肮
脏精液的阴茎含入了嘴中。眼泪不住地从她的那双动人的大眼睛里流出。

「舌头快他妈动,不动我给你割下去。」刀疤似乎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快感,
他一边用手扇着婉莹的耳光一边喊到,婉莹这样一个刚刚被他夺去贞洁的弱女子
又能怎样呢,她只好用舌头在那根腥臭的阴茎左右舔来舔去。不一会刀疤的阴茎
便又重新变得令婉莹心惊胆战,但婉莹却毫无选择,只能继续无奈地为夺去她最
宝贵的处女贞洁的人带来兽慾的快感。

可这种无助的屈从却更让这三个禽兽兴奋,刀疤已经不满足于婉莹的慢慢吸
吮,用手把住婉莹的头开始抽插,只不过不是在婉莹娇嫩的阴道里,而是在她的
嘴里。他的阴茎几次深深插入婉莹的喉咙,差点让婉莹窒息,可这并不是最令婉
莹担心的,最让婉莹恐惧的是这个窄小的浴室里还有两个没有得到满足的禽兽,
更令她浑身战栗的是,阿龙已经抓住了自己的屁股。她想逃脱,可是却没有办法,
只能无奈地屈从于命运的安排。

阿龙的慾火已经无法遏止,仅仅是抓住婉莹的屁股肆意挤压玩弄已经不能满
足他的慾望,他的阴茎早已无法等待。就在婉莹被迫为刀疤口交的同时,他也准
备强奸面前的这个刚刚被破处的性感美女了,他紧紧抓住婉莹的纤腰,向后一拉,
同时将阴茎对准像马一样趴着的婉莹身体上的目标,用力一挺,坚硬如铁的阴茎
便直挺挺地插入了婉莹带血的阴道。

他身下的婉莹猛地一震,由于刚刚被刀疤疯狂抽插的阴道已经有几处流血的
伤处,再加上角度的原因,当阿龙插入时,她已痛的无法忍受。婉莹疯狂地摆脱
了刀疤把住自己头的手,吐出了那根阴茎,大声惨叫:「不要……疼……破了…
…啊……不……」

可是这群禽兽哪管婉莹的死活。在婉莹痛苦的呻吟声中,刀疤给了婉莹两记
响亮的耳光,重新把她的头拉向自己已坚硬似铁的阴茎。听见婉莹的惨叫,另一
侧的阿龙更加兴奋,更用力地抽插,那粗大的阴茎让婉莹痛苦万分。

「疼啊……不……求……呜……呜……」

刀疤又一次将阴茎捅进了婉莹温暖的口腔,从让婉莹难以忍受的口交中寻求
兽慾的快感。阿龙在不停息的抽插中仔细观察了身前这美丽性感的女体:一个浑
身白皙的女孩用手脚支撑在积满粉红色液体的浴缸上。一头飘逸的长发被汗水粘
在光滑的脊背上,显得格外妩媚迷人。

动人的纤腰随着自己的大力抽插而前后摆动。这无疑更让阿龙兴奋,可当他
低下头观看自己进进出出的阴茎时,一股直冲大脑的快感差点让他立刻缴械:两
片丰满可爱的白臀有节奏地不停抖动,中间的肛门一直因为痛苦而抽搐。自己乌
黑粗大的阴茎和婉莹洁白的身体形成了巨大的差别。这使阿龙意识到,自己在强
奸的,是一名早就被盯上了的美女大学生

这让他更加用力地去蹂躏可怜的婉莹,青筋暴胀的阴茎每次抽出都沾满白色
的黏液和处女的鲜血,婉莹娇嫩的阴道已经不能承受这般猛烈的入侵,充血的大
阴唇已被阿龙的阴茎抽插得开始外翻,阴道里粉红色的粘稠液体没有大阴唇的阻
碍,开始随着那根巨物的活塞运动流出,有些流到了那根正在享受中的阴茎上,
正在哭诉婉莹的痛苦,更多的顺着婉莹的大腿流淌下去,与白嫩的肌肤一起在浴
室的灯光下现出淫靡的色彩,让禽兽更加兴奋,让婉莹更加难受。

「啊……射了,真他妈爽。这小妞的嘴真会弄。真是个骚货。」把住婉莹头
泄慾的刀疤停止了阴茎的动作,松开了紧紧抓住婉莹的手,把自己再次软掉的肉
棒从婉莹口中拔出。婉莹的嘴角开始流下白色的黏液,那是刀疤的精液,腥臭的
气味让婉莹一阵阵作呕,她开始咳嗽,想把这些邪恶的液体吐出去。可是刀疤的
匕首却横在了她美丽的脸上。

「喝下去,老子给你的东西你也敢不要?喝!」

婉莹只好忍住呼吸,把刀疤留在嘴里的精液艰难地喝了下去。在刀疤拔出阴
茎时喷射在婉莹脸上的精液混合着婉莹的汗液和泪水在婉莹的啜泣声中缓缓流过
她美丽的脸颊,让刀疤又有了新的冲动,下身的阴茎又不知疲倦地挺立起来。可
另一边的阿庆早已无法遏止原始的兽慾冲动,急忙对刀疤说:「大哥,让我试试
这个妞咋样?」

已经在婉莹美妙的身体里发泄过两次的刀疤看着猴急的阿庆,乐了。

「来吧,好好操,反正不要钱。可别刚上去就他妈下来啊。」

刀疤从婉莹面前走开,迈出了浴缸,走向了阿龙那边。阿庆急忙接替刀疤的
位置,用手拿起阴茎准备在婉莹的嘴里泄慾. 这时的婉莹的下体已经基本麻木了,
除了疼痛,婉莹再没有别的感觉。阿龙一下下抽插着的阴茎给她带来了一下下钻
心的痛苦。现在婉莹所能做的,只有等待这场噩梦的结束。她的思维早已紊乱,
嘴中的话已经前言不搭后语,只是表达着婉莹被强奸时的痛苦:「疼……不……
啊……请别……求……疼……不……」

阿庆站在婉莹的面前,见到这样漂亮的城市青春少女全身赤裸着跪在自己前
面,凌虐的慾望立刻冲了上来。

「给俺含着,听见没有。」阿庆的阴茎让婉莹痛苦的叫声变成了呜呜的声音。
婉莹的心里已经完全绝望了,她只能再次用舌头去吸吮阿庆的阴茎。可她没想到,
在一旁观看已久的阿庆更急于奸淫自己。他抓住自己的头抽插时比刀疤还要用力,
婉莹的头一下下撞击在阿庆的腹肌上,阿庆的阴茎也一下下深入婉莹的喉咙。

每次都几乎让婉莹窒息。突然,婉莹觉得自己的双乳被人用力掐住了,然后
就是一声低沉的号叫,紧接着一股热流就又冲进了婉莹的子宫。她想,在自己下
身强奸的人应该已经结束了吧。想到这里,婉莹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婉莹想的没错,在婉莹窄小娇嫩的阴道和强烈的视觉快感的夹击下,阿龙射
出了浓浓的精液。他不情愿的抽出阴茎,迈出了浴缸。婉莹的下身在第二次劫难
后已经一塌糊涂,男人的精液混杂着阴道的分泌物从阴道口慢慢流出,两片洁白
丰腴的屁股已经被阿龙的腹肌撞的通红。几个小时前还是冰清玉洁的她现在阴道
已经多处流血,子宫里两个男人的精液完全可以让她怀上歹徒的骨肉。可现在的
婉莹早已无暇顾及这些。阿庆在她嘴里的抽插已近疯狂,不到10分钟,阿庆就在
婉莹嘴里爆发了。精液灌满了她的口腔,让她难以承受,可阿庆和刀疤一样,用
刀逼着婉莹喝了下去……

当阿庆离开浴缸时,婉莹无力地倒在了那些粉红色的积水里,虽然积水不多,
可却足以让婉莹触目惊心。她天真地想,一切都已结束了吧。可是当刀疤将她拉
起时,她知道,自己错了。刀疤傲然挺立的阴茎让她浑身颤抖起来。

「你们……你们还要做什幺?」

婉莹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她又被摆成了刚才的姿势。刀疤的阴茎又让婉莹的
会阴部开始感受到恐惧的热量。婉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刀疤那一下冲击。可她
又错了,刀疤的目标是她没有想到的,就是婉莹丰满屁股中间的淡褐色的肛门。

「啊……那里……啊呀……不行……不可以……疼……会死的……」

「老子就是想让你死,哈哈哈哈……」

「啊……啊……疼……啊啊啊……」

伴着婉莹的惨叫,刀疤的阴茎冲进了婉莹的肛门。仅仅是进去一个龟头,婉
莹便已痛到无法忍受,可是刀疤进去的一小截阴茎被夹得又温暖又舒服。他一用
力,剩余在外的部分便开始继续闯进婉莹的肛门。

「啊……痛……不行啊……」

婉莹开始收缩肛门附近的肌肉,意图挡住这根异物的进一步闯入,可这更让
刀疤感受到了快感,他更用力了,很快,整个阴茎便进入了婉莹的肛门。

「啊……啊……疼……呀……」

婉莹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她几乎无法忍受。可刀疤的阴茎却很舒服,婉
莹的肛门比阴道更紧,这让刀疤无比兴奋,开始用力抽插。

「啊……停……停下来……停啊……」

刀疤并没理会婉莹的哭求,随着阴茎的抽插和摩擦,婉莹的肛门开始出血,
但是刀疤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用力挺进,每下都力图直冲到底。一旁的
阿庆和阿龙看到刀疤舒服的样子也跃跃欲试,也想在婉莹的肛门中发泄自己的兽
慾……很快,八分钟就过去了,刀疤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似乎不把婉莹的肛门弄
残誓不罢休。「干残你个婊子,真他妈紧,我快泄了,啊啊……」他发出怪兽一
样的吼叫。紧接着刀疤的身体一阵抽搐,然后他便抽出了软掉的阴茎,任由鲜血
和精液从婉莹足有鸡蛋大的肛门里流出。

就在他离开位置的一刹那,阿庆立刻扑过去接手阵地,开始对婉莹的肛门进
行又一轮的抽插,阿龙开始抓住婉莹的双乳用力捏挤。看到这些,刀疤向另一边
走过去,抓住婉莹的秀发,把沾有脏物的阴茎放进了婉莹的樱桃小嘴。

「给我舔乾净,快点!」

婉莹只好忍住那难闻的气味,开始为刀疤的阴茎「服务」。她挺立的双乳已
经被玩弄得不成样子,白嫩的乳房上到处都是牙印和指痕,有几处已经开始出血。
阴道里的混合液体仍然在向外流淌,积水的红色由于她的鲜血的缘故变得更深,
大小阴唇已充血外翻,无法掩盖少女的禁地。肛门里多处受伤还要忍受阿庆的抽
插……婉莹被三头恶狼围在中间发泄着慾望,而可怜的婉莹只能用哭泣和惨叫表
达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那天夜里,浴室的灯一直开着。里面不时传出少女的
惨叫和几个男人的淫笑……

小黑和那三个男人正在用色迷迷的眼神欣赏着无助的雨薇,那把冰凉的匕首
让雨薇感到来自心底的一阵阵凉意。她被这群民工用匕首胁迫到了客厅的一个角
落,身后就是客厅的墙壁,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小黑,不知道这个带头的男人究
竟要做什幺。不过当小黑把匕首交给旁边的民工,自己猛扑过来时,雨薇立刻就
知道了他的意图。

「干什幺……滚开啊……不行……救命啊……」雨薇一边手脚并用抵抗着小
黑的侵犯,一边用激烈的语言呼救。可是在这幢没有住户的住宅楼里,根本不会
有人伸出救援的手。小黑狞笑着说道:「叫去吧,骚货。小猛小刚,抓住她的手。」
立刻就有两个民工牢牢抓住了雨薇的双手。雨薇只能拚命地用脚踢打着,可这又
怎幺能阻止一个要发泄慾望的男人呢。

小黑很快就抓住了雨薇的一条踢来的腿,他用力抬起了雨薇洁白的腿,雨薇
穿的白色超短裙便失去了为主人遮挡身体的能力,小黑看到了雨薇的白色小内裤,
这无疑让他更加冲动。他把雨薇的那条腿递给了旁边的小猛,小猛紧紧地抓住了,
根本就没给雨薇挣扎的机会。雨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黑的一双魔爪伸向自己的
下身。

「啊……干什幺啊……救命……」

伴着雨薇的一声尖叫,白色的内裤便在小黑的手里四分五裂了,它所遮掩的
少女禁地便完全暴露在小黑面前,可小黑并没有急于动作,他又掀起了雨薇上身
穿着的蓝色t 恤,狠狠扯下了那个黑色的文胸。紧接着,小黑便抓住雨薇的双乳
开始玩弄起来,那两个高耸丰满的乳房在他手中不停地改变着形状。他似乎还不
满足,揉了一会之后,他的动作开始凶暴起来,掐、挠、抠、挤让雨薇苦不堪言。

「手拿……开……快……不要……」

待小黑的双手从雨薇双乳上拿开时,那两个粉红色的可爱乳头已经变硬了,
两个乳房上布满了野蛮的印记。雨薇从来没被人这样虐待过,她愤怒地对小黑喊
:「快滚啊……滚开……臭民工……滚啊……」

可小黑并没有如她所愿离开,反而抱起了雨薇,把她仰面朝天放在了旁边的
桌子上,还让小刚小猛拉起了雨薇的双腿。雨薇开始害怕了,她开始央求小黑:
「求你……不要……人家求你……拿开啊……」

可小黑并没有理会雨薇的央求,他把头伸向了雨薇打开的双腿中间,开始用
舌头舔雨薇的会阴部位。少女的身体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开始震颤起来。小黑看
到了雨薇身体的反应,便把舌头伸向了雨薇禁地里的珍珠,开始吸吮起来。

「啊……好痒……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雨薇的叫声开始变得娇媚起来,她的呻吟声已经不完全是愤怒和痛苦的表达,
随着小黑的动作,雨薇的声音开始有节奏:「啊……啊……啊……啊……啊……
啊……」

当小黑重新抬起头时,雨薇的下身已经开始分泌女性兴奋的标志. 雨薇的阴
毛被小黑的口水打湿沾在一起,丝毫不能阻挡五个男人向阴道内窥视的目光。雨
薇的大小阴唇被小黑揭开了,当小黑的目光聚焦在阴道内那一片粉红色的薄膜时,
他兴奋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

「这个婊子还是个黄花闺女,我操,今天真他妈值。」

雨薇闭上了双眼,听着民工们的淫笑声,她知道,那三个姐妹也都是守身如
玉,可是今天她们的第一次却极可能被这些歹徒夺走,想到这里,一行清泪顺着
她的眼角缓缓流了下去。突然,她感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挤入了自己的阴唇,睁
眼一看,已经脱掉裤子的小黑正狞笑着把胯间的阴茎塞入自己的阴道。雨薇开始
拚命的挣扎,不让小黑的阴茎顺利向前,她清楚,只要这根阴茎再向前移动一些,
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贞洁就会在瞬间化为乌有,她绝对不能让这个恶魔如
愿。

「快出来……啊……救命……不可以……」

小黑看着身下一边惨叫一边拚命挣扎的雨薇,并不急着马上进攻,因为雨薇
的挣扎使得阴道壁和自己的龟头不停地摩擦,感觉实在是妙极了,他闭上了眼睛,
慢慢享受由雨薇的挣扎为他带来的快感。

「啊……不行……拿开……不……快拿开啊……」

雨薇还在挣扎着,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挣扎用尽了她几乎全部的力
气,很快,她苗条性感的身体停止了扭动,就在同时,小黑的阴茎开始向前凶猛
地突刺。

「啊……不……痛啊……」

小黑的阴茎突破了一切阻碍,一直顶到雨薇阴道的尽头。雨薇的阴道由于经
常运动的缘故,比一般的女孩子更加紧窄,小黑粗大的阴茎被紧紧地夹在了雨薇
的阴道里。这让小黑的阴茎感到无比的舒适和温暖,他兴奋地叫到:「我已经干
穿她了,真他妈的爽啊……」

紧接着,小黑开始前后抽动,阴道给予的阻力让阴茎更加兴奋,开始用一秒
一次的速度快速抽插。

「啊……疼啊……轻点……不要啊……」

失去处女的痛苦让雨薇感觉无法忍受,几乎要昏死过去,可小黑丝毫不顾雨
薇的痛苦,继续着自己的活塞运动,阴茎抽出时带出的处女血,已经把雨薇阴道
下方的白色超短裙染红了。这更让小黑感觉兴奋,他抽插地更起劲了。

「啊……受不了了……破了……要死了啊……」

雨薇感觉就好像自己被几头恶狼在深山老林里围住,其中一只扑倒了自己,
开始噬咬自己的下身,从大阴唇、小阴唇、阴道一直到子宫都被恶狼咬了下去,
自己已经疼的痛不欲生了,可那头恶狼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别的狼也开始跃跃
欲试,突然那头恶狼两个爪子伸向了自己的胸部,抓住了自己的乳房开始拚命揉
捏。巨痛让雨薇变得清醒,她发现小黑的手伸入了自己的t 恤,抓住了自己的乳
房正在用力玩弄。

「噢……不……不行啦……啊……天啊……」

小黑看着身前这个正在惨叫的美女,上身的蓝色t 恤、下身的白色超短裙和
脚上的白色袜子紫色凉鞋让这样一个青春美女格外吸引人的目光,显得清纯可爱,
t 恤上别着的校徽证明她是一名大学生,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定让许多男生过目不
忘。可她正在被人残忍地强奸,阴道里抽动的阴茎正是小黑的。这一切都更让小
黑疯狂,他的抽插更加用力,双手也更加带劲地挤压着雨薇的乳房。

「啊……痛啊……不能……啊……」

雨薇的惨叫撕心裂肺,可是这并不能为她带来哪怕一点点好处。她的身体随
着小黑的抽插而摆动。突然雨薇感觉下身一热,一股白色液体从子宫口喷射了出
来,整个身体也瘫软了下去。小黑被雨薇的淫水泡着的阴茎似乎变得更大,每一
次抽插都在雨薇的惨叫声中直插到底。雨薇的惨叫始终为小黑的抽插伴奏着。又
过了十多分钟,随着小黑的一声低沉的吼叫,积攒了快一个小时的精液从小黑青
筋环绕的阴茎内喷射而出,直射进雨薇的子宫。

刚才小黑奸淫雨薇的场面让旁边的另外三个人变得迫不及待。好不容易等到
小黑射了精离开了雨薇的身体,小猛立刻兴奋地把雨薇的身体翻了过来,让她的
脚站在地上,身体趴倒在桌子上。雨薇早已没有力气去反抗,阴道的巨痛几乎让
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是等待着小猛的插入,现在她的身体只能任人鱼
肉。

「啊呀……噢……疼……不能……啊……」

看着雨薇阴道口外翻的两片花瓣里源源不断的流出粉红色的黏液,小猛再也
无法忍受自己的慾望,把自己早已昂首挺立的阴茎插进了雨薇刚刚被疏通过的阴
道,雨薇的身体一阵抽搐,因为小猛的阴茎虽然比小黑短上一些,可是却更粗大,
小猛的插入无疑令雨薇痛苦万分。随着小猛的抽插,雨薇的大小阴唇不断地被带
出来再全部被塞进去。雨薇的阴道除了痛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她感觉身后强奸
自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不知疲倦的钢铁机器。小猛紧紧抓住雨薇光滑白嫩
的屁股,一边抽插一边狠命压了下去,雪白的股肉立刻从小猛手指间的缝隙挤了
出来。

「啊……出血了……不行了……饶了我……」

雨薇的告饶得到了小猛的积极回应,他更加用力,每一次都像最后冲刺一样
直冲到底。由于他的抽插,雨薇原本站立在地上的双腿已经悬空,而且伴随着小
猛的动作,「扑哧——扑哧」的声音也让旁边的每一个男人无法遏止决堤的慾望,
小猛的腹肌和雨薇屁股撞击发出的「啪啪」的声音更让他们马上就想强奸这样一
个穿着t 恤和超短裙的姑娘。看到雨薇可怜的样子,小猛感觉就如同在车水马龙
大街上抓过来一个衣冠楚楚的美女就地扯下内裤强奸一样。这让他更加兴奋,很
快就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差点一下射出来。他拔出了阴茎,定了定神,淫笑着
说道:「骚货的小逼真他妈紧,刚才夹得我差点射了,弟兄们看我操死她。」

话音刚落,小猛就把他粗大的阴茎重新用力顶入了雨薇向外流淌着粉红色液
体的阴道,雨薇的惨叫再一次传进了所有男人的耳朵。

「啊……别来了……不啊……停……停啊……」

雨薇感觉阴道似乎如同断掉了一样,小猛的每个动作都让她感觉火辣辣地疼。
她知道这些禽兽根本不会放过自己,旁边还有两个人没有进入过自己的身体,他
们一定不会放弃强奸自己的机会的,但雨薇依然无助地叫喊求救,她希望这群歹
徒中会有人良心发现或者奇迹会发生,可是什幺也没有,小猛依然在拚命地发泄
自己的慾望。

眼前的情景,就如同一个人正在用打气筒打气一样,只不过那个活塞就是小
猛正在抽送的粗大的阴茎,而那个气管就是身高172cm ,芳龄21,穿着t 恤和超
短裙正在小猛的抽插下哭叫的美女大学生雨薇的阴道。小猛打气的频率越来越快,
好像一定要将这个柔嫩的气管打爆似的。雨薇已经被他粗暴的动作弄得无法动弹,
只能在下体的疼痛中等待他的结束。

「啊……不要……停下来啊……停啊……」

小猛突然感觉阴茎里的精液有一种喷薄欲出的感觉,便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他抽插的频率快了许多,每一下都直逼雨薇紧闭的子宫口。终于,小猛忍不住了,
在雨薇痛苦的惨叫声中,他把精液全部灌进了雨薇的子宫和阴道。小猛意犹未尽
地拔出阴茎,小刚立刻又走了过来。他把雨薇转了个身,并且扶了起来,让她站
在自己面前。

就在雨薇还不知道他要对自己怎幺样的时候,小猛的右手已经抓起了雨薇左
脚的紫色凉鞋,随着小猛右手的抬高,雨薇已饱受蹂躏的阴道立刻又显现在他眼
前。雨薇的下体已经到处都流满了男人的精液,阴道口微微向外张着,白浊的精
液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流出。看到这里,小刚已不能等待,他的阴茎一下便直挺进
雨薇那不停颤抖的阴道。

「啊……求你们……啊……不要了……受不了了……」

雨薇的惨叫证明小刚的阴茎已经深深地插入了阴道,她的身体由于刚才的强
奸而虚弱不已,小刚的有力冲击让她几乎向旁边倒下去。小刚发现雨薇站立不稳,
立刻放下了雨薇的左脚,两手抓住了雨薇的纤腰保证自己的抽插不至于中断,同
时他的嘴也吻住了雨薇颤抖着的双唇。两个人的姿势就像一对热吻的情侣,只有
雨薇被掀起的超短裙和小刚解开的腰带能证明他们的下体正在激烈地交合,雨薇
无力推搡的双手、阴道里随着小刚的抽插不断流出的精液、雨薇不时发出的呜呜
惨叫和她脸上的泪水可以进一步证明雨薇正在被一个歹徒强奸。

小刚的剧烈动作让雨薇的身体前后不停地颤抖,两只高耸的乳房随着雨薇的
颤抖而不停地跳动,看到这诱人的情景,小刚的两只手立刻抓了上去,像玩皮球
一样玩弄着令雨薇自豪的乳房。雨薇已经放弃了毫无效果的抵抗,两只手无力地
垂在了身体两旁,任由小刚肆意侵犯自己的身体。旁边的小黑不断地数着小刚抽
插的次数,当他口中的数字到了843 时,小刚的动作变得更加剧烈,在数字到达
926 时,小刚的动作停止了。雨薇感到又一股精液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小刚的阴茎停止射精的抽搐后,他又抽插了几下寻求残余的快感便拔出已软
掉的长枪,他的嘴也离开了雨薇的双唇。就在他手拿开的一刹那,雨薇那诱人的
身体立刻倒在了客厅的地板上,刚才的强奸已经夺去了雨薇最后的一点力气,她
已经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可是旁边的第四个民工并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他抱起了雨薇,把她放在桌子上摆好之后,一根等待已久的阴茎马上就插入了雨
薇已经伤痕累累的阴道,用力抽插起来,雨薇的惨叫变得有气无力:「啊……求
……你……停啊……很痛……疼……不……」

就在那天夜里,雨薇被这群禽兽整整糟蹋了一个晚上,他们用尽了各种花样
在雨薇青春娇美的身体上发泄自己的慾望,雨薇的阴道、肛门、乳房、嘴都被男
人的阴茎凶狠地插入过,四个男人蓄积已久的慾望都在雨薇的身体上得到了满足。
可怜的雨薇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等待第二天的黎明……

光头和那九个男人围着雅仪和晓雯淫笑着,有人说「今天我们可有的玩了。」
立刻就得到了其他人的同意。看到这可怕的现实,雅仪和晓雯的手紧紧地握在了
一起,生怕一个人去面对那更可怕的未来。

「麻脸老弟,这个姑娘归我了,你带那个姑娘和四个弟兄去那个屋子里玩吧。」
光头指着雅仪对麻脸说。

「成,哪个都够让兄弟们爽了。」麻脸答应了,他立刻抓住了雅仪用力拉,
可是雅仪死死地抓住晓雯不松手,看到这种情形,麻脸叫来一个弟兄和他一起把
雅仪从晓雯身边拉开,拖到了另一个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