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记忆 妹恋【完】

天空是无比的澄蓝,一两片像棉花糖似的白云像在赶路般的匆匆飘移着。秋高气爽,风和日丽,今天真是个令人感到轻松愉快的好天气。

10月份早就已经是该入秋的日子了,但在南台湾的嘉义却仍然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只是在早晚之际带点凉意,告诉你现在已经是秋季了。

风很轻,天很蓝,午后的嘉南平原显得如此的娇美怡人。学校早就已经开学了,新学期都已经过了一半。现在的我正躺在学校的顶楼上,脸上覆着下午要考的书本,微瞇着眼,看着蓝天白云,悠闲的享受着难得的初秋午间的和熙阳光。

日子看起来跟从前似乎没什幺不一样,太阳依旧是东昇西降,每天就是起床,吃饭,上学,放学,一成不变的日子,一样的单调规律。但我知道我已经不一样了,在经历过了这个特别的暑假,经历过痴恋与别离,我已不再是从前那个懵懵懂懂的青涩少年,我虽然才14岁,但在心智的成熟度上,我早已超越同年纪的人,少年的心已经成长了。

姊姊,嘉宜和安洁姐,她们让我尝到了人生的新滋味,有甜有涩,有苦有乐,但却都是那幺令人难以忘怀,尤其是当我想起安洁姐临行前写在信上的话时,我总会开始想着自己的未来,到底会是一个什幺样子。

所以在新学期开始后,我不再野游,将心思放在课业上,原本功课就不错的我,这下成绩更是突飞勐进,在前一次月考拿到全年级第一时,全家都高兴的不得了,尤其是老妈高兴的到处打电话炫燿,那也就罢了,竟然还上香祭拜告诉祖先,当时我只觉得一阵头晕。

我真的觉得很丢脸,尤其是老妈昭告天下的这一招,更是让我三天不敢出门。只是看到老妈那幺高兴的样子后,我才知道,原来要让老妈高兴并不难嘛,为什幺我以前不知道呢?

而我拿到全年级第一这件事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姊姊她为了奖励我,特地在星期六晚上,等大家都睡着时,悄悄的跑到我房里来,与我再续前缘。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姊姊虽然已经跟我有过亲密关系,但也许是乱伦的罪恶感作祟,她总是非常的被动,虽然不会拒绝我的要求,但每次都要我千请万求的才肯答应我。要她主动要求,那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当我突然被一阵舒爽感叫醒时,竟然看见姊姊美丽的脸颊因为含着我的肉棒而鼓动时,那种兴奋真是难以形容。那一夜我跟姊姊肆意交欢,我将学自安洁姊的招数全用在姊姊身上,姊姊被我弄得欲仙欲死的,高潮不断。

完事后姊姊深深的吻着我,两眼中掩饰不住的情焰爱火让我相信,如果姊姊先前是因为宠爱我才任我为所欲为的话,现在她对我该是真正的爱恋了,因为她这种眼神,我在安洁姊和嘉宜的眼中都曾见过。

算一算时间,下午的课就要开始了,我伸了伸懒腰,赶走还想逞兇的瞌睡虫,正想到教室去,眼角的余光却看到隐在墙后的一截衣角,我暗暗发笑,故做不知情的走过去。

「哇!」一个熟悉的娇小身影,突然跳到我面前,可爱的略圆小脸儿,泛着健康的苹果红,短发略微蓬起,细眉调皮的挑起,月牙般的大眼睛明亮有神,娇俏可爱的小鼻子鼻尖有点翘起,甜蜜的唇瓣蕴含着迷人的笑意,脸侧各有一个微凹的酒窝,扮着吓不倒人的可爱鬼脸,更透露出她的可爱和天真。

全身一袭普通而合身的校服却恰当地勾勒出她玲珑有致,青春动人的身材。曲线优美的颈部,衬托着领口裸露的淡红色健康肌肤,活脱脱的一个惹人疼爱的小美人。这是我妹妹,谢文惠。

别说我早有准备,就算我不知情,这种可爱的鬼脸也只会令我爱,哪会让我害怕?但我知道小妹的个性,若不让她得逞,她会缠到你叫不敢,所以我装做被她吓到的样子,夸张的拍着心口说:「妹,妳干嘛躲在墙角吓人,妳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妹看到我吓一跳,高兴跳着的说:「你吓到了吧?真的吓到了吧!」

我没好气的说:「是啦,被妳吓死了啦!」

她得意的一撇嘴说:「谁叫你没事要跑到屋顶来,连快上课了都不知道,我只好来通知你啦,你还快不谢谢我?」

我看着她得意得样子,便捏捏她可爱的小瑶鼻说:「是,谢谢你的鸡婆,可以了吧,走啦,上课快迟到了。」

她习惯地挽着我的手臂乱摇,撒娇的说:「你不谢谢我,还骂我鸡婆,不管啦,你一定要跟我说谢谢。」

以前小妹也常常跟我做这种动作,那时候的我不识男女之欢,还不觉得有什幺不对。但现在的我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当我的手臂偶然的擦过小妹的胸部时,我惊讶的发现,小妹长大了,虽然只是擦过,但我有理由相信,小妹发育的比廖嘉宜还要好,我甚至清楚的感觉到小妹胸部的坚挺,这个发现让我的肉棒开始充血。

我尴尬的将手抽回来,无奈的说:「是!是!是!小姐说的是!多谢妳不辞辛劳的来通知我,小人万分感谢,这样可以了吧!」

小妹没有发现我的异状,她嘟着嘴说:「就这样?一点诚意都没有。」

「说吧!妳有什幺事要我帮忙的?」我叹口气说。

兄妹当那幺久了,小妹在想什幺我心里多少有点谱,像今天这样紧咬着不放,那就是说她一定有求于我,最大的可能就是要我做司机带她去那里玩。

果然,小妹故作佩服的赞叹说:「真不愧是我的哥哥啊!我还没说,你就知道了,利害呀利害!」

我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说:「少废话了,就要上课了,还不快说。」

小妹伸了伸小香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星期天我们班上要去中正公园办烤肉会,我是主办人,要先去勘查地点,我想请哥载我去嘉义市。」

「中正公园?嘉义市?」我有点迟疑,毕竟我是无照驾驶,在我们这个乡下地方还没有关系,但要到市区,万一被临检可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