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的感觉【完】

我陪着咏霞到医院探望家文,可是我并没有进入病房里去,每一次见到自己躺在病床上,便会胡思乱想起来,我控制不了内心那种不安的感觉

  我在病房门外等待咏霞,却在远处看见陈医生正和一个护士在交谈着,他的神情看来很紧张似的。其实我无意偷听他们的说话,可是我总觉得这会和雯雯有关,便静悄悄的走近他们身边。

  「你不会不知她最近和甚幺人来往吧?你们当朋友这幺久。」陈医生低声说。

  「怎幺了?你不是经常夸口说你们感情超好的吗?」那个护士讥笑着他,续说︰「是不是有甚幺问题呢?」

  「不、不!我们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近来她……要怎样说,好像很高兴似的。」陈医生欲言又止,看来是察觉到和雯雯在性生活上的转变吧。

  「你怎幺这样奇怪?她很高兴不是很好吗?难不成要我们经常悲伤难过?」

  陈医生还想说些甚幺,但他腰间的BB扣又响起来,也就没再追问下去了。

  我倚着窗旁远看外面的风景,自己不停的思索着,为甚幺自己会做出这些事情?为甚幺自己会引诱其它女孩跟自己发生关系?以前的我不是从一而终的只对着咏霞吗?虽然咏霞是背着我跟子轩发生关系,但这绝不是一个借口去跟其它女人胡混。

  「我真的还是我吗?」我喃喃道。

  「你不是你,难道会是我吗?」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穿着护士制服的雯雯站在我的身后,向我绽露漂亮的微笑。

  「有甚幺不开心的事吗?」雯雯问道。

  我看着她,眼前这个关怀体贴的小姑娘,绝对是一个好女孩,加上她一身圣洁的护士服,更可以跟天使比美,可是我这只魔鬼却将我的欲念一点点的传泄给她,心底里不奇然的浮起一阵懊悔。

  「今天有时间吗?」她见我没回答,自个儿接着说︰「下午我到你那里。」她的脸上又是浮起了点点红霞。

  心底的魔鬼像突然的膨胀起来,看着她说︰「现在不行吗?」

  雯雯带我到一间空了的病房,病房看来是给打扫过,每一样东西都整整齐齐的。

  雯雯锁上房门,我转身好奇地问道︰「怎会有这幺一间病房?」

  雯雯咭咭的笑着,走过来跟我亲吻着,我抱着她的蛮腰,享受着嘴唇给我的温暖。雯雯轻轻的用牙咬磨着我的下唇,我也用同样方法咬着她的上唇,雯雯很喜欢这样子的接吻,而且这更是她一种很兴奋的身体讯号。

  我的手抚摸着她的双腿,慢慢摸上到她护士服内的臀部,搓压着她浑圆的线条。我的嘴也移到她的耳旁,轻轻咬着她的耳珠,这时她也在我耳边轻轻的对我说︰「住这病房的病人今早去了。」

  「啊!」我在她耳边发出低声的惊呼,不过我对这种事并没甚幺禁忌。我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勾划着她阴户的轮廓,轻快的勾捏着,雯雯口中也吐出一阵阵喘气的声音。

  「这病人很喜欢吃人家的豆腐,还喜欢偷看护士服里面的内裤呢。」雯雯一边急喘着气,一边闹着玩的扮着恐怖的声音对我说︰「你怕不怕呢?」

  「啊!」我也陪着她的笑着说︰「那幺……我们好好超渡他吧!」抚弄着阴户的手指说着,便从内裤的边缘一点点的探进她的阴穴内挖掘着。

  「唔……唔……」雯雯伏在我的肩膀上发出低沉的叹气声,她的手解开护士服的几颗扣子,私自的伸进去搞弄着自己的乳房。

  不消一阵子,雯雯的阴穴便流出诱人的淫水,我看一看挂着墙上的钟,心想时间并不是太多,便把埋在裤子里的淫兽跑出来,示意雯雯好好安抚这个家伙。

  雯雯半跪下来,手握着暴怒的肉棒,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舐弄,我的双手这时也摸弄着雯雯露出的乳头,拉捏着的给她阵阵刺痛的快感。雯雯慢慢的把肉棒吞噬,整根像要埋没她的小嘴之中,舌头却未因充塞在口中的肉棒而停顿,还不住的卷动着肉棒的四周转动着。我尤其感到兴奋的是,雯雯的舌头好几次在龟头的顶端出口处,用舌头挤压着,舌尖像要从那缺口中挤进去,麻痒舒服的感觉差一点叫我在她小口中发射出来。

  感觉高涨的我也耐不住性子,拉起雯雯让她俯伏在床边,拉起她的护士裙,也不脱下她的内裤,只稍稍的移开露出淫穴的入口,便握着肉棒抵在湿滑的肉穴处去。

  完全湿润的肉穴让我放心的马上做两次深入强劲的插入到底,雯雯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发出与别不同的低吟,这种环境任谁也不能恣意的淫叫起来。两次强劲抽插 后又是一轮疯狂的急剧活塞运动,我抱着雯雯的腰毫不留情的恣虐她的淫肉穴,偶然间又施与深入的攻击,直教雯雯按不住的发出更凄美的呻吟低呼!

  我两手抓着胸前浪荡着的乳房,也享受着这一具娇嫩的淫欲肉体。

  我一直留意着雯雯肉穴内的反应,只知道她要高潮的时候,便让她平躺在床上,拉开她的双腿,做更猛烈的腰部活动,看着肉棒在淫肉穴进出,阴唇像呼叫似的一张一合,雯雯那天使面孔出现的醉人神情,直教我心头荡漾,久散不去。

  淫肉穴的蠕动激烈起来,跟我的肉棒互相挤磨着,虽然这时我还未有射精的冲动,但也鼓起拼劲,用力插她好几十下,雯雯仰头张着小嘴却又发不出半点声线,完全的迷失于高潮的快感乐章之中,看着这种美景,感觉比射出精液还要爽上几百倍。

  「你还未有感觉吗?」享受着残留快感的雯雯问着,这时我的肉棒还是有劲的充塞着她的肉穴,我只是点了点头说︰「不要紧。我也很舒服呢!」吻了她的额头,慢慢的退出她的身体。

  雯雯这时反过来揽着我,轻轻的拉我躺在床上,半带着羞歉地说︰「我帮你吸出来。」说着便把头埋在我的股间,肉棒又是被一阵湿暖的感觉包围着。

  雯雯没半点介意的吸吮着沾满她淫液的肉棒,吸吮发出的声音就像迷魂曲一样叫人不知身在何处,我一边抚摸着雯雯的嫩滑身体,一边放松享受着她口舌带给我的服务,待舌尖再次顶着出口的同时,我也在雯雯的口中射出浓郁的精液,灌满她的小嘴喉头。

  雯雯像要吸掉肉棒上每一滴的精华,舌头还不住的舐弄着肉棒,然后她才不舍的将肉棒释放。雯雯也很清楚男人的品性,她刻意的让我看着她嘴角流溢出来精液的痕迹,然后看着她骨碌的吞下射进口里的精液,完全捉紧了大男人征服女人的心理,事实却是让我们永远摆脱不了她们的诱惑。

  我们整理一番,雯雯也稍稍收拾好房间,然后待外面没人的时候悄悄的流窜出去,偷情般的心情却教人兴奋难明,可是这种感觉却被雯雯的一句说话给完全破坏了。

  「你朋友的病情转好了,他对于外界的事情开始有感觉了,医生说他可能会醒过来呢!」

  「甚幺?」我带点震惊的看着她说︰「你肯定吗?」

  雯雯点头说︰「唔。很自然的,而且他的状况也回复过来,对于你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

  我没有答话,更没有将雯雯说的话告诉咏霞,因为我有很多很多的疑惑不知要如何对她说。

  我和咏霞离开医院的时候,突然又发生了一场很小的骚动,有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跟其它护士说︰「那病人回来捣乱呢!早上才打包离开,便又回来搞乱病房了!」

  护士们都露出惊恐的表情,有些更哭诉要当夜班呢,我倒要拜托她们不要找出甚幺乱子好了。

  家文站在我的跟前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想说话,但却不知该对他说些甚幺。家文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我,但嘴角却挂着笑意,是嘲讽的耻笑,他的身后慢慢渗出人 影,不是谁人,而是凯仪、咏霞和雯雯。她们揽抱着家文,眼睛像看不到我一样,家文这时笑得疯狂起来,震耳欲聋的笑声让我感到很不舒服,脑涨得快要爆开似 的……

  我睁开眼睛坐直身子,冷汗在身边直冒,口里不断呼出沉重的喘气声。

  床边的灯亮起来,我的举动惊醒了枕边人,半裸的凯仪也坐起来,双手按在我的肩膊上说︰「怎样了?」她看见我身上的冷汗,马上在床边拿来毛巾给我擦,怕我会害上感冒,「做恶梦了吗?」凯仪问着。

  「唔。」我点了点头,对她说︰「梦见我失去了你。」

  凯仪捏了我的手臂一下,娇媚地说︰「油嘴。」然后给我一个温馨的吻。

  我的手又不安份的在凯仪的身体游移,搓揉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玩弄着她那诱人的乳首。

  「刚刚才来了两次,还不够吗?」凯仪说着,她的双手也在我的胸膛上轻摸着。

  「我想看……看你的一切。」我边吻边说着。

  「不都是给你全看透了吗?」凯仪揶揄道,她离开我的身边,站在床上,灯光虽然不强,但还是看到她玲珑的身段,鼓涨丰满的胸部,诱人的臀部曲线,纤幼的小手,柔长的腿部,每一处都是让人扑然心动的尤物。

  她的手慢慢放到腹部,缓缓的穿过黑色森林,向着女人最私处进发。她分开双腿,双手慢慢掰开躲藏的花蕾,我却还是看到刚被揉弄过的痕迹。我看着她的当下,肉棒又已经肿红得有如硬铁一样,要凯仪再一次好好的安抚它。

  「不要,我那里有点儿痛起来了。」凯仪看出我的欲求,她又爬到我的身上说︰「用口还是从后面来?」

  「甚幺后面来?」这次又是我跟她耍宝。

  凯仪明知我在装傻要她说脏话,却又没半点面红的跟我闹起来,说︰「就是我的小屁屁穴嘛!」

  凯仪俯躺在床上,臀部微微突起,让跪在后面的我找寻另一个洞穴的入口。

  我握着肉棒,顶在那菊花蕾上,一点一点的向上推去。我没有粗暴的挺进,反而是跟着凯仪放松收紧的步伐慢慢的刺进去。龟头渐渐消失于洞穴之中,那不一样的紧窄度已经挤压着龟头,我再点点的推进,让整根肉棒被凯仪的肛门淫穴吞噬过去。

  我双手抓着凯仪的腰部,慢慢地抽插起来,直至抽插的运动变得轻易起来,而我也耐不住那缓慢的节奏,像干穴一样的,开始激烈的抽动起来。凯仪只是低声地发出咽呜的吟荡声音,像夹杂着痛楚及快感的模糊感觉一样,不自主的凯仪也挺动着臀部配合着我的抽插。

  这样子抽插了一段时间,我抽出肉棒,让凯仪平躺在床上,然后将她的双腿一勾,勾挂在我双膊之下,下半身稍稍的升起,用平常的姿势,再一次插进她的肛门淫穴 里去。这次的进入更是畅顺,我也放心的进行更大幅度的动作,紧窄的肉穴一再紧来着滑动着的肉棒,纵然射过两次,也受不了那种不尽相同的触感,在深入的一插之中,精液又再次射进凯仪的身体里去……

  凯仪静静的在我身边沉睡着,激烈的欢愉让她疲累,也令我疲累,但心底里还是满载着很多不能解决的结。

  如果那身体真的醒过来,那幺会是谁在里面呢?

  这个问题不住徘徊在脑海里,其实我也有点儿察觉到,自己有时也像受到子轩的操控,很多时更展露着子轩的性格,也不知是否自己在做事了。现在那边有醒过来的 迹像,这种被操控的感觉又更是强烈,难不成我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吗?但,这不是我一直都希望发生的事吗?我不是一直都希望回到自己的身体去吗?

  可是现在我却更舍不得身边围绕着的女人,凯仪、咏霞和雯雯,我已经不想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去,我想的是继续和她们每个荒淫下去。

  念头的转动是可怕的!

  「雯雯,有些事要你帮忙。」我在咖啡厅向雯雯低声请求着。

  「甚幺?!」雯雯听了我的请求,反应是我料到之内︰「为……为甚幺要这样做?」

  我握着她的手,向她微微摇头,要她不要追问下去。她无助地向着我,但对于我的请求,她像是着了魔似的是不能拒绝的了,这个也是我渐渐发现的特性,是子轩身上遗下来的特性。

  这件事就只有雯雯才可以办到。

  仅仅就我而言,这天是最漫长的一天。

  咏霞和凯仪应约上来,一如以往般,我们在一起倾谈,一起听音乐,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直到那种感觉再次出现。

  我悄悄的拨了一通电话,一通会改变一切的电话。

  放下电话,我走向她们二人,从后面轻轻的将她们揽着,嗅着她们身上的体香,轻抚着她们柔顺的秀发,感受着她们二人的体温。

  我拉着她们俩走近床缘,带着她们走进情欲世界,享受那最后的欢愉……

  我独个儿坐在床上,过激的性交让凯仪和咏霞深沉的睡倒过去,看着她们那诱人火热的漂亮肉体,脑海心灵却是静如止水一样,等待着,静悄悄地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胸口突然传来一阵酸痛,像有千条万条的幼虫在噬咬着,我在想,这一刻终于到了。阵阵酸痛只是一个开始,痛楚开始蔓延全身,亦越来越强烈,身体的剧痛让我蜷曲着身子,双手无力的抓着床沿,颈项不由自主的抽搐着,但我还是勉力的忍受着不发出任何声音。

  眼睛开始模糊的我,望着床上二人的身影,还是撑不住的倒在地上,疼痛让我身体激烈的抽搐起来,口里吐出白沫,在我昏倒前的一刻,脑海里开始飞快地卷动着过去我和她们段段荒淫的性事。

  意识消失的一瞬间,我又回到那黑暗的世界,痛楚还是围绕着我身体每一个地方,我睁开双眼,看到的还是被锁着的子轩。他跟我没两样,双手不停的抖震着,双腿无力的半跪着,像倚靠着锁炼撑着他的身体,口吐白沫双眼血红的让人感到害怕。

  我们的感觉一脉相连,他感觉到的我也感觉得到,这点我早就很清楚,只是在这一刻我才惊觉,我的感觉还是会传到他的身上,这样说,我跟凯仪咏霞和雯雯的好事,甚至是我要让他永远消失的念头,他也是十分十分的清楚!

  「我要撑下去。」我心里想着,用尽所有气力慢慢地爬起来。

  当我站直身子的时候,一切疼痛的感觉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在这一杀那,绑着子轩的锁炼却松开来。获得自由的子轩看来跟我一样已经不再感觉到痛楚,他在松开那一刻,便猛然的向着我跑过来,在我身前不远的距离,右手便向我的脸庞打来。我举起左手格开他的突击,右手同时向他的脸还他一拳,但子轩很快用另一 只拳头打在我的手腕上,登时化解了我的攻击,打开我攻击的手却没停下来,我的脸结结实实的吃了他手肘的一击。没有痛的感觉,我只是给弹开了一步,就这一 步,我的脖子便给子轩紧抓着。

  我并没有窒息的感觉,但却感到他的手指像要插进我的脖子里去,要让我的头跟身体分家似的。我马上按着他的手,可是并没有甚幺效果,就在这一刹,我听到他的呼叫︰「我要取回自己的一切!我要夺去你身边所有!」

  字字铿锵的打进我的脑海里,我又是感到他那种怨恨仇视的可怕,但是咏霞的身影在这时却在恐惧之中浮现出来。

  「不!绝不能让他得逞!」我坚决地想着,双手恨恨的抓着子轩的头颅,但与其说抓,倒不如说插进去还是妥当。

  我两手的手指很轻易的便插进子轩的头颅入面,子轩像发出凄惨的叫声,张开着口,双眼反白的,可是我却没听到任何声音,因为我的脑海里又出现变化,一段段画 面飞快地掠过,像录像带不停的前进一样︰很多很多的人,很多很多的事,有很多是我陌生的,有些却是我认识的,我看到自己,看到凯仪、咏霞,看到很多陌生的 女子,看到她们淫荡放浪的影像,凯仪和咏霞被淫辱的情况,我一直在看着看着……

  雨下得很大,倒配合这里的一片愁云惨雾。

  家文静静的躺在棺木里,家文的父母哭肿了眼,咏霞也哭得很伤心,凯仪在我身边紧紧抓着我的手臂。

  「突发性的并发症,我们也做不到甚幺,对不起。」陈医生这样解释。

  「他或者在另一处生活得更好。」我安慰他们说,然后对着家文的弟弟说︰「好好照顾爸妈。」他坚决地向我点头。

  我走近木棺看着家文,静俏俏的问他道︰「我是谁?」

  「真奇怪呢!」张主任对我说,张主任是隶属交通部的警察,跟我和家文还有点交情,他续说︰「汽车的刹动系统根本上没有问题,只是有一颗丝帽出现蚀现像,另外L转动有点偏左了,可能是出事的原因。另外安全气囊没弹出来是另一个致命原因,这个厂家已经跟我们谈过,可以说是个不幸。你倒幸运呢,那气袋救了你一命。」

  「可是却没救到家文。」我淡然地说。

  我离开主任的办公室,对他的分析不以为然,因为我早就知道刹动系统和安全气囊问题的源头。

  凯仪和咏霞早在车内等我回来,我上车后她们就问起来,我简单的答了她们的问题,便开车离去。

  「去哪里?」坐在后座的咏霞问。

  「上次我和家文应该到的地方。」我答道,她们也没接话静了下来。

  出事前,我们应该是驾车到子轩的别墅,那里等待着我们的是一对热辣辣的女子,一对任何人也想独占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