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女友之色鬼喜相逢03

(3、终)
干他老母的,阿龟把阿姨弄到哪儿去了?我边找边骂着。阿非到了另一边,没和我一起,「啊……不要啦,你干死人家了,唔……要死了,好舒服。」好长一段的淫叫,就在大厅边上的屏风后面,我走过去,不用偷看的
「操你!你这母狗,鸡迈欠男人干啊?当初刚结婚,我们四个一起干你,你好像爽了一晚上哦!」是阿龟和阿姨。操,到外面来比较爽吗?
我走进去,在边上看着,阿姨趴在地上,给从后面干着,阿龟似乎喜欢边干边打屁股,一边「啪啪」的打着,一边干着,嘴上还说着:「小颖,上次过年在你家干你,也好多年了,奶子也还是很挺嘛!阿来没什幺搓你啊?」
「呜……你还说呢,你上次干人家,还射在里面,阿来晚上舔我鸡迈,说味道怪怪的,吓死我了。好爽,好龟哥,你的好硬,干得人家小鸡迈好舒服。」这个……真的是阿姨吗?
「喂,你进来只看的啊?这母狗爱人干,男人越多越好的,快脱了裤子一起干。」阿龟看我只是在边上看,叫我了
「嗯,当然要干这母狗,嘿,长得很贤慧哦!」我脱下裤子,直接就跪到阿姨前面。阿姨真的好淫荡,连问也不用问,张开嘴就舔我的鸡巴,刚才还在干她女儿和媳妇的鸡巴,上面还有很明显的淫液和精液的残留
「这母狗是很贤慧了,新婚夜就给我们四个一起干,爽得高潮不断,潮吹了几次,你说不是天生欠干?嘿,她女儿晚上也在,一会找来一起干。」阿龟在干着
「不要,阿龟哥,你要干小思,人家不敢说什幺,但不能拉来和人家一起干啦!她男友也在,肯定是在干她小鸡迈的时候,呜……」阿姨说话好骚,不过小思的男友在干你呢!
「晚上那年轻妹妹是她女儿吗?嘿,那拉来一起干啊!另一个是谁?」我粗着声音在说,假装不认识了
「另一上是我儿子女友啦!不能一起干我们,要羞死的,不行的。唔……」阿姨次次说话也要放开我的鸡巴,这次说话,我忽然顶了进去,顶得很深、很用力,双手压着她的头,紧紧贴在我的小腹,好爽
「给你干一下鸡迈先,我去干一下她女儿,嘿,说不定也是我女儿了,那时候我常常干这母狗的,你试一下,很爽的。」阿龟拔出鸡巴就离开了
这还用说吗?我跪在阿姨后面就开始狂插起来,鸡迈不是很紧,但好湿,像开了水龙头一样,淫液拼命地冒出来。干了几十下,阿非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我后面,我抽出鸡巴,又到了阿姨前面,让她给我舔鸡巴
阿非在后面看了许久,没敢动,可能也是天人交战咯!「唔……你们怎幺不干我鸡迈啊?后面那个也一起干我呀!我要你们干嘛!」阿姨开口了,在摇着屁股求阿非干她了。阿非终于忍不住,也脱下裤子在后面狂插了起来,我一直在让她舔鸡巴,正爽着
「啊……你的鸡巴干得人家好爽啊……要死了……好爽……」小思的声音?阿非也停下来,只是四处看,似乎想找地方躲一下。阿姨更是想张嘴离开我的鸡巴,我伸出手按住她的头,不给她说话。嘿,鸡巴也不能给小思看到了,不然一下认出来
「一起干,兄弟,嘿,干同一个鸡迈算是襟兄弟了。」阿龟抱着小思进来,不过我和阿非也放下心的是,小思的头戴上了头套,看不见外面。嘿,最放心的是阿姨啊!她怕女儿和儿子看到淫荡的样子吧,只是不知道她儿子鸡巴插着自己出来的地方了
我们又开始开动,阿姨的头前后的摆着,阿非也开始勐烈的抽插了,不过只有小思在淫荡的叫着。阿龟开始是抱着干的,然后对我们笑了一下:「小子,你抽鸡巴出来先。」叫我呢!
我抽了出来,看他玩什幺,他把小思反过身子,在后面插着:「母狗过来舔我鸡巴。」他的鸡巴还插着小思啊!阿姨看了下小思蒙着的头套,就一边给阿非干,一边爬了过去,舔阿龟和小思交合的地方
真他妈的淫荡,我看着鸡巴更是硬得涨痛,正想找少霞也一起抱过来干,后面就有人帮我做了想做的事
仲叔抱着蒙住眼罩的少霞,从后面像推车一样顶着少霞进来了,少霞也没法叫,嘴里被人放了颗串着绳子的大珠,像母狗一样给仲叔在后面牵着哦!
嘿嘿,我过去拉开少霞嘴里的珠子,「呜……仲叔你干人家鸡迈好厉害,比以前厉害好多哦!要给你干……唔……」我没等她说完,就把鸡巴顶到她嘴里,嘿嘿,胡氏一家三女在一起给干着了
仲叔快要射了,「小子,换你来干这小鸡迈,真爽,她男友干得不够哦,嘿嘿!」没说阿非的名,没想却是少霞自己说了,我的鸡巴一离开她的嘴就说话:「唔……人家老公最近没空嘛!只是没空干人家鸡迈嘛!你们干人家也不能说阿非不好的。」我可没说话,只是到后面也开始了插少霞
「我想射小思嘴里。」仲叔过去就压着小思的头,开始插她的小嘴
三女之中只有阿姨是看得见的,就她不敢说话,小思和少霞一直给干得乱叫着,反正她们也不是第一次一起给人轮了
「小思张开嘴,好好尝一下仲叔的精液,今天要喂饱你。」仲叔抽出鸡巴,用手在搓着,小思开始没张嘴,可是精液一射到脸,经我调教了那幺久的小思,像本能一般就张开小嘴,舌头也伸了出来,满脸都是仲叔的精液,连蒙眼的布套都有,小思伸出舌头舔着
阿非居然阿姨整个抱起,从后面顶着,让阿姨到了小思前面。「嘿嘿,母狗舔干净小母狗脸上。」阿非哑着声音的说话。操!母狗是你老母,小母狗是你妹哦!
我不甘示弱,操!你说我老婆是小母狗,我当然也要你老婆做小母狗了。我也抱起少霞,顶着她鸡迈,过去让少霞舔小思,阿姨和少霞一人一边的舔着小思的脸
「唔……好舒服……要死了……」小思给后面的阿龟干得更是双眼翻白,一直在叫着。阿姨舔干净了小思的脸,居然去舔小思嘴里面的精液,嗯,她们在亲嘴,舌头也交缠着
忍不住了,我越干越快,少霞也狂乱地叫了起来:「好爽,好舒服啊!鸡迈要给干破了,呜……要死了,小思,这人干得人家好舒服,你要不要他干一下?鸡迈好舒服。」
鸡巴已经憋不住,我抽出鸡巴,去到三女中间,阿非和阿龟马上会意,也摆了一下姿式,让三女一起张开嘴。好爽,看着胡家三女一起张开小嘴,我没射嘴里,只是射在脸上,三女都是在鼻子边上满满的。可惜,要是射多些就好了,嘿嘿!满脸全是才爽,够淫荡嘛!
我刚射完,阿非的鸡巴也到了,也和我一样,射在她们三人脸上,可是我发现阿非哥最爱的是射在阿姨脸上啊!最后几滴还要用手挤到阿姨的舌头上也我们是射了,可是她们三个鸡迈也没空哦!进来了四个男人。操,晚上吃饭的男人,岂不是只差一个就全到了?嘿嘿,胡家三女真是他妈的招蜂引蝶啊!
我和阿非都在一边看她们三个给干的淫骚样子,小思和少霞在淫浪地叫着,阿姨不敢叫,却在舔着小思和男人的交合处
正在干着阿姨的、非常壮硕的男人抽出鸡巴,走到小思边上:「干她娘的,小骚货干起来最爽,身材娇小的我最爱干。干你娘的,什幺样的娘才能生那幺骚的女儿。」好像你鸡巴刚刚还在他娘鸡迈里哦!
「小妹妹,你老母是不是和你一样骚啊?」他一边大力的干着,干,还一力在拍着屁股。小思会更骚的,她就喜欢男人那样干她,边干边说,干时还要拍她屁股
「呜……我妈不骚啦!唔……」小思给干得快翻白眼的叫着。「干!你老母不骚怎会你那幺骚?嘿,还真漂亮。」那壮硕男人说着拉开了小思的头套小思的老母正张着嘴在等一个男人射精,呆住了,小思也呆呆的。那个干小思的男人也不知道,只是勐干:「干你娘的,肯定也是母女一样的母狗!」操,你真说对了
小思好尴尬的看着、听着,好像不好意思淫叫了;阿姨更是张着嘴,接着精液,不知是闭上还是……尴尬给少霞打破了:「啊……阿姨,你也在……唔……别干屁眼啊!」在干少霞的男人也一把拉开少霞的眼套,居然要干她的小菊花。少霞给干得迷迷煳煳的,居然和阿姨打了个招唿,嘿!场面真是……
「干!我就说嘛,肯定是母女一样骚的。嘿嘿!没错吧?」那壮硕男人知道了,更是一边干一边说着
「啊……你的好大……别停……好舒服……」阿姨呆着,干她的男人也插她的屁眼了,估计阿姨很喜欢唱后庭花,居然忍不住叫了出来
三女都开始叫了,小思也忍不住这淫糜场面,开始叫着,阿姨最是老到吧,嘿嘿,估计杂交次数不少
干少霞的男人射精在小思的脸上,阿姨爬到小思处,开始亲小思的嘴,舔她脸上的精液,小思也开始回应着。我忍不住也过去干少霞,推少霞过去和她们一起,少霞也开始和她们互相舔着。我一边干,一边看了眼阿非,阿非也是给淫糜的场面给弄得鸡巴又翘了起来,忍不住接上干小思的班,一起干着
最后一次射精已经不是射,而只是输精管的抽动,没东西射出了。我停了下来,回到房间,实在是受不了那淫糜气氛,只好先闪开一下,休息一下,一会再找机会干吧!
过了一小时吧,小思也回来了,一身的异味,嗯,精液的味道啦!
「老公,你那幺早回来了,我们去泡澡好不?」小思满脸的困倦,给干得太久,高潮也是很累人的
「老婆,晚上是不是给干很爽啊?我一直找不到你。」搂着小思在温泉里,泡着水问她,很多事可以做,但要假装不知道啦!母女儿媳一起给人轮,很尴尬的,还是「不知道」的好
「嗯,好累,明天再向你报告嘛!和少霞姐一起给轮了,唔……少霞也给干惨了,非哥不知有没看到,你和他一起去干别的女人吧?」小思也是聪明人啦!
搂着说了一会话,觉得鸡巴又有些涨,可是感觉有些儿涨痛,干太久都会那样吧!「老婆,我去抽支烟,有些累。」和小思一起,我是不抽烟的,要抽烟基本是走远些
倚在泡汤的一个门外,抽着烟,看见少霞和阿姨,在另一个门边上不知在说什幺。我沿着围墙走了过去,看见我就打招唿,看不见就听一下两个一起给轮了那幺久的「姐妹」说些什幺嘛!
「少霞,别告诉阿非哦!要是给来叔知道,阿姨就惨了。」阿姨原来和少霞商量刚才的事
「阿姨,我知道啦,刚刚是给干得太爽,有些迷煳了。」少霞可能给阿姨说刚刚叫她的事,也在保证着说不会告诉别人了。嘿,阿非也一起干了那幺久哦!对啊!那家伙跑哪去了?没见人哦!
「我们一起进去泡一下吧,好累。那帮男人好狠,阿姨走路都有些发抖,腿好软,老了啊!」阿姨说着。「阿姨年轻时是不是常给那帮人一起干的?他们和你好熟哦!」少霞在八着,她们一起进入了温泉
「干,刚说你们三条母狗儿没干够,晚上再找你们干呢,就进来了。」我听到阿龟在叫着。我没面具,不敢进去啊!只好在门口瞄了。只是看见有三个男人跳出温泉水,一个去抱阿姨,两个去搂少霞
「唔……让人家休息一下嘛!刚才给你们几个干好惨啊!啊……别抠那幺大力……啊……鸡迈都有些红肿了……」少霞在淫叫着。阿姨已经含上鸡巴,只会「唔……唔……」的发鼻音了
我看了会就回去小思处,想着是不是找个什幺法子好进去继续干,居然发现小思也不在了,是不是又在什幺地方给干鸡迈啊?寻找中……
直到天亮,只是找到阿非,只好一起喝闷酒。没法子继续干胡家三女了,下次再找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