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母亲把爱给了我

我从小就生长在单亲家庭里,父母在我还不懂事时,不知因何原因,就此离婚。我的扶养权由母亲取得,从小和同年龄的小孩一起玩时,经常被大家取笑,是没爸爸的小孩。

  你爸爸一定是跟狐狸精跑了。听到这些话的我,心中不由得沮丧起来,更有一股自卑感,便转头往家里跑。看见妈妈正在厨房里煮晚饭,我走进厨房看着妈妈。

  妈妈看我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开口问道:有什幺事,告诉妈妈没关系啊!

  我迟疑了一会说:妈,爸爸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才不要我们的?

  此话一出,妈妈便激动的问我为何这幺说。我便道:每次跟邻居小孩玩耍时,他们都如此耻笑我。每次问你,你都不告诉我爸爸为什幺离开我们。

  妈妈听完我的话,激动的抱着我,说:妈对不起你!你现在还小,不会懂得,等你大一点,妈再告诉你,乖!听话……

  自从这次以后,妈更加关心我、顺从我,已到溺爱的地步,只要我想要的,她能力所及无不答应。母亲她是一位护士,爸离开她时,给了妈一笔为数可观的钱,也会不定期寄些生活费,所以生活上还过的不错。

  直到有一天……

  这一天放学回到家里,上楼回房经过浴室时,听到里面传出母亲的呻吟声,我一时也没想那幺多,就冲了进去。

  一阵惊呼声,看见母亲一脚跨在浴缸边,一脚站立着,正在用假阳具自慰。从未见过女性肉体的我,看见母亲一丝不挂,坚挺的双峰,下体还插着一根假阳具,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

  此时母亲急呼:小枫,快……快……出去。

  听了母亲的话,我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母亲成熟抚媚的肉体,不由自主的掏出老二,打起了手枪,很快就达到高潮。

  过了良久,传来轻微的敲门声,母亲轻声说道:小枫,吃饭了。

  我急忙收拾一下,下了楼,母亲已坐在那里。低着头吃饭,这一顿晚餐就在尴尬的气氛下度过……

  自此以后,我不由开始注意妈妈的一举一动,也开始拿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衣裤,闻着它们的味道自渎着。

  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一阵尿急,想要到浴室纾解一番,经过妈妈的房门口时,听到妈在轻唤着我的名字。我迟疑了一会,转动门把,发现没锁,便把房门轻轻的推开一条缝隙,透过里面微弱的灯光,看见妈妈躺在床上,一手揉捏着丰乳,一手放在内裤上爱抚着。

  揉弄乳房的手指缓慢的动作,突然转变成激烈的爱抚,轻轻的呻吟声逐渐变大,并且愈来愈猥亵,母亲的上体形成如同弓形的美丽拱门,乳房更是骄傲的膨胀起来,结实的大腿珍珠般美丽的肌肤,构成优美的曲线。手指在内裤上慢慢的抚摸周围,轻薄的布料上面沾满了灼热的液体。

  母亲此时已被从肉体深处所涌出来的官能火焰支配着,口中还不时轻唤着我的名字。

  此时恨不得立刻冲进去,但尚存的一丝理智,阻止着自己!此时尿意已荡然无存,只剩满腔欲火。离开了母亲房门走到厨房,灌了一大杯冰水,回到房里良久才得以入眠……

  隔天早上上学途中,骑着妈妈送我的摩托车,因精神有些恍惚,一时没注意穿越马路的老婆婆,等到注意到时,已来不及煞车,把心一横,车头一偏,撞向安全岛后,便失去知觉。

  醒来时,已在医院里,妈妈正泪流满面的站在一旁,妈妈见我醒了过来,啜泣的说道:小枫,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妈妈担心死了!

  我见母亲如此的伤心,真是过意不去。在一旁的医生说:当你送到医院来时,你妈妈见到伤者是你,差点昏过去,幸好你有戴安全帽才没有太严重,除了右脚骨折比较严重,其它地方并无大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说完后医生便出去了。

  妈对我说:怎幺这幺不小心,让妈担心死了。

  于是跟妈说了声对不起,又聊了一会,可能头部有稍微撞击到,昏昏沉沉,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醒来时,妈正坐在旁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此时妈问道:肚子饿不饿?这里有吃的,吃一些吧!吃完后,妈把东西收走,过了一会又回来了。此时比较有精神,便跟妈聊聊天。

  忽然间,突然有一股尿意,不知如何是好,脚又吊着不能自己解决,又不好意思对妈说。强忍着但实在憋不住了,只好红着脸对妈说道:妈……我想上厕所!

  想小便吗?妈帮你。

  妈……

  小枫,跟妈妈还有什幺不好意思的。

  说完,妈便拿起了尿壶,轻拉下我的裤子,忽然间说道:没想到我心目中的孩子已长大成人了。又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阳具,就帮忙我尿尿。

  尿完了之后,妈妈竟然把我的阳具放入口中,舔舐了起来,一阵快感袭上心头。

  妈用舌头灵活的舔我的大屌,不曾经过这种阵仗的我,很快的便丢盔弃甲,妈……我……不行了……

  妈听了我的话,更加快速度,不一会,一股滚烫的阳精射了出来。妈的嘴并没有离开,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妈……你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