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交 姐姐 巨乳 强奸 淫荡

破晓的光照了下来,点亮黑暗的室内。昏暗的客厅,依稀可以看到一男一女。只见女子背对男子,圆臀高翘。仔细一看,女子全身都覆满的精液。不管是屁股、腰、背部、乳房、颈子还是脸颊,无一处不是被精液沾满的。男子则是跪在女子背后,用狗爬式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她。每一下抽干,都从女子的肉穴带出了一些精液,而两人的脚下俨然已成一滩精水洼了。

女子的一张脸贴在地上,双眼翻白,俏嘴大张,像是一头母狗般。一坨精液就从她嘴中流出,缓缓流下。而男子此时正从她背后抓住她的巨乳,一边揉捏,一边加快抽插。只见男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重。他将女子从地上拉起,让她背坐在他腿上。“啪啪啪啪!!!”男子每一下都重击着女子的子宫颈,最后他狠狠的插了一下,一边大吼:“姐姐,我要射进去了!”

浓稠的精液不知道是第几次冲灌在女子的子宫里,原本就被注满的子宫又灌入大量精液。女子也跟着不知到第几次的高潮,她的面部抽蓄,表情淫秽至极。男子将阴茎深深顶在女子的子宫颈,两手紧握着女子的乳房。满足的吐了口气,微笑。

“姊姊,舒服吗?”

自从那一晚强奸了我姊以后,她就再也不跟我说话,宛如我是个陌生人。虽然如此,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悦。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成,借由强奸她来对她进行报复。而最后,也如我所愿。姐姐既然把我当陌生人,那幺自然也没有再随便抢走我的东西。我的生活终于恢复平静,而我对姐姐的怨气也在那一晚完全宣泄。

说到这里,那一晚我真的是豁出去了。从晚上做到明天早上,我大概射了10次上下。但是虽说如此,第二天我马上全身虚脱无力,连尿尿都会痛。果然我是太过头了吗?倒是我忘不了姊姊那晚的眼神。在我射完最后一次之后,她也恢复了神智。她只是轻轻把我推开,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不大明白那一眼的涵意,是愤怒?怨恨?还是谅解?我不知道。总之,从此以后她就没再跟我说过话。

但是自从那晚,我就再也忘不了姊姊身体的感受。心里暗暗决定,要让姐姐变成我的所有物。

今晚是个好机会,父母两人因为公司出差都要一个礼拜才回来,这一个礼拜就是我的时间。

此时,我正蹲在姐姐门外。今晚姐姐很早就入房,我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行动。

良久,我在门外看见姊姊似乎躺在床上睡了。便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姐姐轻轻的打着呼,微掀的裙摆下可以看见内裤未干的水渍。我轻轻攀上床,将手伸进姊姊的内裤。我轻触她的阴唇,感觉柔软而有弹性。轻轻揉捏,一点水便流了出来。

我将她的裙子掀至腰部,一根手指顺势就插了进去。“噗滋!”我规律的在姐姐的肉穴进出,然后放入第二根手指。“喂….”我的手突然被抓住,我颤颤的往上一看,发现姐姐正瞪着我。原来,她根本没有睡啊!我这不是自投罗网了吗?啊,不管了,先上再说。我一把推开姊姊的手,将她按倒。

“呜…简志新,你还想怎样?”我将她的内裤拨开,掏出阴茎。“姐姐,我要让你变成我的人!”语毕,我“噗滋”一声插进姐姐的体内。“啊…”姐姐轻叫一声,“好大….”我开始抽插,硬茎被姐姐的软肉包裹摩擦。抱着姊姊的大腿,我又连续深插了七、八十下,两人的下腹不停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嗯嗯….”不同上次,姐姐这次是清醒的,肉棒重击她的花心让她全身酥软,淫液止不住得出来。“姐姐,怎幺样?我的肉棒厉害吗?”我淫笑着问姊姊。“才、才没有。等、等爸妈到家,你…”姐姐突然说不出话,因为我又封住了她的嘴。但这次她的嘴闭的死紧,让我无法深入她的嘴里,我只好松开唇。姊姊见我松开唇,恨恨的抹了抹嘴,骂道:“你果然又要来这招,我可不是你的东西,可以随心所欲!”“姐姐,所以我才说我要让你变成我的人啊!”我慵懒的微笑,突然抱紧她,龟头紧抵子宫口。

“我要射了!”随着我的尖叫,一注乳白的水柱喷射进姐姐的子宫,一注一注的填满它。“呜….”姐姐全身颤抖,哽咽的说:“你又射进来…”她的俏嘴微张,沉浸在高潮的快感中。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向前就吻了她。才刚高潮的她,只能任我摆布。我挑弄她的香舌,将口水送入她的嘴里。很快的,我们两个脸上都沾满了口水。

一会,她忽然清醒,起身掐住我的衣领。“你竟敢强奸我第二次,还又射进去。”说着,拳头就抡了起来。啊啊惨了,果然还是给她下药比较好吗?她的拳头每次都能把我打成猪头。正在我全身冒冷汗的时候,姐姐的身体冷不防动一下,这下让我还插在她体内的阴茎又硬挺起来。